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97665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反叛与解构的智者米歇尔·福柯第三节 福柯的求学时代之二
(博讯北京时间2020年1月06日 转载)
    

    福柯 Exeter CAIP/Public domain
    
    (法广RFI 特约专栏作者赵越胜)[提要]从黑格尔的理性主义步入哲学殿堂的福柯,同时对非理性主义哲学大感兴趣。尼采成为他阅读最多的作家。福柯在他的学术生涯中致力于解构理性,试图开拓人类精神领域中更深入、神秘、广阔的疆土。他在这方面的关注,被人比喻为法国的尼采。
    问:福柯从理性主义入门,后来却关注疯癫问题,这个思想跨度可是相当大呀。
    
    答:这一点是很明显的。人们常说,你是个什么性格的人,你就会选择什么样的哲学。福柯的个人性格、经历和他去关注什么样的问题,关系极大。进入巴黎高师后,他的性取向开始影响他。他知道自己是同性恋。要知道在当时的法国,一个严格的天主教国家,同性恋是不被社会公开接受的。与福柯同为高师学生的多米尼克·费尔南岱说:“那时,同性恋是耻辱,只能秘密活动”。福柯在学校曾几次有过自杀的念头,校医为他保密,但也明白,他的自杀冲动和同性恋的失败体验与压力有关。埃里蓬在福柯的传记中说:“事实上,每当福柯夜晚从常常光顾的吸毒场所或同性恋酒吧回来时,总是一连几小时处于消沉、不适和羞于见人的状态”。这种个人状况无疑是导致福柯对精神病学,对精神分析学感兴趣的原因。我们可以想象得到,一个性取向异常的、极其敏感的青年,会因自己与众不同的经验而询问自己,你是否确实知道你是谁?你的理性和感觉的冲突,该如何解释?什么是正常与反常的界限?谁有权力判断道德上的对错?
    
    问:可能就在这些问题里,人们会发现非理性的思考,有它的合理性。
    
    答:你提示得很准确。在这里我要稍微扯远一点儿,讲讲欧陆哲学非理性主义的视野。这是促使福柯从黑格儿理性主义转向的重要思想资源。德国存在主义哲学大师、与海德格尔齐名的雅思贝尔斯认为,真正体验到克尔恺郭尔与尼采思想的哲学家,绝对不会再在学院哲学传统模式内从事哲学探讨。这两个人我们在讲存在主义哲学背景时介绍过。我们知道,像福柯那样讲哲学的方式,曾被德里达称之为非哲学的方式。这种方式其实就源自克尔恺郭尔和尼采。美国研究非理性哲学的大师威廉·巴雷特说:“他们两人的哲学都没有发展出一套体系。事实上,他们两人都嘲笑体系的创造者,甚至否认构建哲学体系的可能性。于此同时,他们创造了极其丰富的、远远超前他们时代、只有下一个世纪的人才理解得了的观念”。这个观念的核心就是个人,每一个具体的、活生生的人。他的生存的广度和深度,是抽象的理性教条,不能完全解释的。这个思考角度在后来的海德格尔那里得到了更为丰富的论证。福柯自己承认,“我至今还保存着读海德格尔时所作的笔记,数量很大,甚至比读黑格尔和马克思所作的笔记还要多。海德格尔的著作对我的整个哲学形成了决定性的影响。但是我承认,尼采的影响超过了他,我对尼采的了解远比对海德格尔多,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读他们两人的书,是我极重要的经验”。
    
    问:福柯对马克思的理论一直有兴趣。这是不是他的左翼立场的来源?
    
    答:在上世纪中叶,法国知识分子很少有不持左派立场的。而且也很少有人不受马克思著作的影响。因为法国知识分子普遍认为,他们应该站在社会的立场,而不是政府和权势的立场上说话。这种为民请命式的情怀,似乎是天然合理的。福柯也不例外。但他的情况有点儿特殊。因为他与法国马克思主义的重要理论家,也是西方马克思主义的大家阿尔都塞关系密切。福柯刚获得教师资格,阿尔都塞就请他到法国高师讲授心理学。阿尔都塞那时正在构思用结构主义方法去解释马克思。这个思考后来的成果是《保卫马克思》和《读资本论》。福柯加入法共就是阿尔都塞促成的。只是他在1953年就退党了。阿尔都塞认为,他退党的原因是因为他是同性恋,而福柯自己却说,他退党是因为斯大林炮制的克里姆林宫医生谋杀案。这个案子给他留下了精神创伤。他后来解释说,对这件离奇的案子,“尽管我们并不信服,但大家还是努力让自己相信我们刚刚听到的事儿。这正是我后来斥为令人厌恶的态度。而我当时就持这种态度。这曾是我在党内的生存方式。明明这是完全不可信的事情,却强迫自己维护它”。可以想象,像福柯这样一位绝顶聪明的人,党偏偏让他去相信一些只能哄骗孩子的谎言,这简直就是对他的智商的侮辱。所以福柯说,“就从那一刻起,我疏远了法共”。福柯之所以能保持头脑清醒,及早抽身,正是因为他还未让所谓党性的毒素侵入他的肌体,否则他经历的这种党内生存方式,非得毁了他。这就是我曾经说过的,党性党性,多少罪恶假汝名以行。
    
    问:不过我倒觉得,受西方自由传统影响的知识分子,不大容易被党性腐蚀。西方知识分子毕竟和俄国、中国这种有东方专制传统的国家的人不同。
    
    答:可能你说得对。但总而言之,一个人一旦以党性代替了人性,这个人基本上就无药可救了。幸亏福柯没中招。而且有意思的是,福柯认为他的大彻大悟是受了荒诞派戏剧的启发。那是在1953年一个寒冷的夜晚,他在巴黎一个小剧院里,看贝克特的戏剧《等待戈多》。这出三个多小时的戏,只表现两个流浪汉彼此说着废话,或一些意义不明的话。要么干脆就沉默。他们的目的是等待一个叫戈多的人。这出戏一下子轰动了巴黎,因为它恰恰反映了战后一代人不知前景如何,却又焦急等待的心理状况。舞台人物绝对空虚、无聊,却又似乎暗示着,要有什么大事情发生。人们仿佛只能在哪些蠢话、无聊的话中寻找一点意义。法国新小说家罗伯·格里叶曾评论说,戈多就是上帝。但他也可能是期望更好社会的一个世俗理想。剧中那个奴隶,不就是一个让自己的思想处于奴役状态的人吗?或者戈多就是贝克特追寻的那个自我,他始终抱着希望,能最终寻找到自我。福柯在晚年总结说:“我属于这一代人,他们作为学生,眼前曾有过一道由马克思主义、现象学和存在主义构成的地平线。这道地平线限制了他们的眼界,就我而言,是贝克特的《等待戈多》的首演,使我实现了突破。那真是一场特别激动人心的演出”。詹姆斯·米勒在谈到福柯的这段经历时说:“这出戏充斥着轻浮的言行,愚蠢的念头,和流产的玄学。戈多的世界就是这样一个世界,那里自由和责任的观念被人淘去了任何道德含义”。贝克特自己后来解释说,“道德价值观是无法得到的,甚至谈论真实都不可能,尽管看上去很荒唐,但是借由这种荒唐的形式,透过赋予无形事物以形式,艺术家很可能会找到一条合适的出路”。福柯要寻找到他自己的出路了。 (博讯 boxun.com)
15195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丧失记忆的人类还不如禽兽
  • 陶涵的蔣傳鞭闢入裡
  • 2019岁末游香港
  • 中国是全球瘟疫的策源地
  • 八国联军互相杀入各自的首都
  • 劲道准确的论述——一个未完成的历史任务/转载
  • 2020年的新春贺辞如此恐怖
  • 炫富贱妾与亡国祸水
  • 西方學術界對陶涵蔣傳好評如潮
  • 回顧“是現在站著投降,還是遲嘀跪著投降”
  • 陶涵對史料的搜集與研判勝過中國學者
  • 斯大林向毛澤
  • 宋美齡為史迪威、馬歇爾做情報
  •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周六聚会的故事
  •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周六聚会的故事
  • 蔣公阻止美國在金門危機時使用核武器
  • 博客最新文章:
  • 张杰博闻习近平为什么不敢去武汉慰问?
  • 生命禅院文明社会的结构特征(十二)_意识的完整性/乾坤草
  • 刘蔚Wei Liu:谁歌颂党国,谁就是
  • 陈泱潮2020年你须知的預言?看完信不信由你!(下集)
  • 康正果鼠年凶兆
  • 陈泱潮2020年最權威預言?看完信不信由你!(上集)
  • 曾节明武昌起疫,湖北被封:今明两年是中共的大劫
  • 谢选骏武汉为何是一个足以致命的地点
  • 平宽译室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51)
  • 谢选骏大家都在等候最高领导亲自来扑灭瘟疫
  • 法缘历史的天空:大法修炼二十五周年纪事
  • 金光鸿军队解散,各自保卫家乡
  • 陈泱潮22.相信中國經過新一輪分久必合,定會重新統一起來奉行上
  • 生命禅院我与武汉冠状病毒的对话/雪峰
  • 吴倩你们的耶稣:在反对我的世间,我是你们唯一的真正慰藉。
  • 少不丁民难当头,天怜屁民
  • 谢选骏中国依然停留在家长制时代
    论坛最新文章:
  • 法国防传染:出现症状拨打15等人来处理 切勿自己出门
  • 法一ONG4员工巴格达失踪 3名伊拉克示威者丧生
  • 法国3例新冠病毒患者都来自武汉
  • 法媒爆中法武汉病毒实验室P4合作项目为何引发争议
  • 疫情扩散:30万人封城前夕撤离武汉
  • 武汉肺炎:世卫组织专家观点分歧前所未有
  • 港人新春续抗争 寺庙收押所前撑「手足」 警无拘捕
  • 武汉医院告急 第一名医生殉职 军医团抵达增援
  • 法国总统马克龙会见瓜伊多
  • 武汉医护音频:医疗资源严重不足 眼看病人慢慢死去
  • 台疫情升高大陆团限月底前离境并禁游客团赴陆
  • 香港5人感染武汉肺炎 多于预期
  • 武汉肺炎单日确诊病例暴增 有医生感染病逝
  • 武汉肺炎确诊病例暴增41死
  • 法国:反对者周五再度上街抗议政府的退休改革
  • 美科学家:武汉肺炎疫苗最快3月内首次人体测试
  • 米其林美食指南:降级结束了、准备庆祝吧!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