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01441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解放军报》前记者江林谈亲眼所见六四屠杀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5月31日 转载)
    

    江林接受本台采访谈她亲眼所见的六四屠杀
    
    1989年,江林是中国《解放军报》的一名记者。6月3日下午,江林在天安门广场和医院里,目睹了六四屠杀的血腥一幕。30年来将痛苦记忆深埋心底的江林,终于鼓起勇气向本台记者说出她所看到的一切。江林现在刚刚离开中国。
    
    江林生长在军人家庭,她的父亲是解放军高级将领。
    
    6月3日下午江林出发前往天安门广场,首先到她的朋友解放军上将张爱萍的儿子张胜的家。张胜当时任总参谋部作战部战役局局长。晚饭后,张胜告诉江林,开枪了,江林便与张胜夫妇和他们的儿子张小亮骑自行车前往天安门广场。
    
    四人走到木樨地,就听到枪声;到了西单路口,他们遇上军队向天安门挺进。江林说:“老百姓不停的喊‘法西斯!’军人就向着声音(的方向)开枪,而且是用机关枪扫射。我们趴在地上,直到兵车开动,我们判断通往天安门的路打通了。”
    

    1989年六四事件,图为平民伤亡
    
    在木樨地,江林看到很多人拉着平板车,车上都是受伤的人,满脸都是血,身上也都是血。她说:“看到这种情况,我们往天安门方向走,一边走一边流眼泪,一路上看到的太惨了。我们的父母都是部队的,我们也在这个军队里服务,居然今天我们所服务的军队向老百姓开枪。心里接受不了这个事实,非常非常难过。”
    
    他们四人终于到了天安门城楼下,江林看到了解放军在天安门广场开枪的一幕,江林说:“从天安门的门洞看,一片火光,看到军队战士钢盔的剪影,枪声大作,一直不断。就在这个时候,我们被武警包围了,不分三七二十一,上来就拿电警棍打我们,万伏的高压电警棍。”
    

    1989年6月4日早晨,撤退中的学生队伍在六部口遭到追来的坦克施放催泪弹攻击
    
    江林与张胜夫妇和儿子都严重受伤,张小亮失踪,几天后,张爱萍亲自出去找孙子,才在中山公园拘押所里找到。当时,江林与张胜一家走散了,江林被一位外国记者开汽车送进协和医院。
    
    江林说:“跟我们同时到的还有一辆公共汽车,公共汽车司机一边哭一边喊,我的车上都是被打伤的伤员,医生你们快点来。协和医院急诊室的地上全都是血。医生对我说,你是最轻的,他们全部都是枪伤。护士对我说,没看到这么大面积的枪伤,我真的受不了。她说你看那边都是被打死的人。后来有人说,医生你们赶紧到天安门去救人,天安门死人太多了,医生就说,你怎么知道我们没去救,我们的救护车都被打回来了。”
    
    

     1989年六四事件,图为平民伤亡
    
    江林说,在协和医院里,除了急诊室,体疗室等地方也都躺满人,一个挨着一个,没有一点空间。所有伤员都不出声,或者昏迷,或者已经死了。活着的人不敢说自己的名字和工作单位,因为国安局在逐个人登记。到了六四清晨,送来的伤员更多,医院只好把江林等伤势较轻的伤员用救护车送到别处。
    
    江林说:“救护车上有一个小伙子,他对我说你要抬起头来,不要垂头丧气。他说我们没有输。他从兜里掏出一个冲锋枪弹夹,他说这是他的战利品,他在公安部门口受的伤,那些当兵的端起枪扫射,他一下就抓住枪,把枪举到上面,那些子弹就没有射向人群。他说他抓住枪的时候,另外一颗子弹打中了他的胳臂,他顺势就把弹夹拔出来了。你说那些人多勇敢啊。”
    

    1989年6月4日早晨,六部口被坦克碾压而死的学生尸体
    
    六四后,江林遭到整肃,离开了军报,没有工作,没有收入,任何新闻单位都不能聘用她。
    
    30年前,江林亲眼看到军队不但在长安街、而且在天安门广场开枪;她相信六四屠杀死亡人数很可能多达一万人。30年来最折磨她的是不能将自己亲眼所见的六四屠杀讲出来。
    
    江林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最后,表示:“30年是一个坎,因为一代人都不在了。但是大家要努力,如果谁都不提,那些人就觉得没有压力。这是共产党最本质的伤疤,你把这个伤疤一揭露,共产党就完了。”
    
    来源:RFA
    
    ` (博讯 boxun.com)
149071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加拿大记者修复珍贵片段重现六四屠城恐怖一幕 (图)
·2000张冒险带出的"六四"底片: 永恒的瞬间,历史的见证 (图)
·六四三十周年 吴仁华亲睹学生命丧坦克下 (图)
·前中共军报记者亲睹六四镇压: 像见到母亲遭强暴 (图)
·2000张"六四"底片: 永恒的瞬间,历史的见证 (图)
·六四戒严军官李晓明: 解放军镇压是犯罪行为 (图)
·法新社:王丹自觉对六四死者负有若干责任和义务 (图)
·意外成六四通缉要犯王丹:与知识分子过从甚密
·李锐六四日记:“事已做绝,何以对天下” (图)
·鲍彤谈六四(五)邓小平是六四镇压"最高统帅" (图)
·毛泽东前秘书李锐六四日记:“事已做绝,何以对天下” (图)
·我的六四:广场义勇军首领:坦克人还有很多! (图)
·五具遗体摆课桌: 吴仁华书写六四的动力 (图)
·赵紫阳次子赵二军六四后流亡首次披露黄雀行动细节 (图)
·六四特辑之一:八九之春 学潮乍起
·香港文汇报的痛心疾首 刘锐绍用良知见证六四 (图)
·六四30年:中国被忽略的“六四抗暴者” (图)
·我的六四:八九民运中,北京人从傲慢变得可爱 (图)
·若重回30年前六四吾尔开希:不会那么笃定行动 (图)
·汉学家林培瑞:让人遗忘六四者自己却没忘记 (图)
·反对外媒形容当年六四军事镇压 国防部:改革开放就是评价 (图)
·六四30周年中共军方仍否认当年行动是镇压 (图)
·六四无名英雄被遗忘 经长期囚禁出狱生活坎坷 (图)
·前法国驻华大使马腾回忆“六四”所见所闻 (图)
·维稳之手跨越太平洋 《六四公开信》发起者家人遭国保骚扰 (图)
·「六四」无名英雄被遗忘 经长期囚禁出狱生活坎坷 (图)
·六四三十周年前夕 六名宋庄艺术家失联
·六四30周年前夕六名北京宋庄艺术家在南京失联 (图)
·中国艺术家得奖感言提“六四“ 惨遭封杀 (图)
·六四前夕 北京民主维权人士张宝成被抓 (图)
·六四30周年:天安门母亲坚持集体祭奠 张宝成被公安带走 (图)
·艺术家张玥故宫颁奖典礼提六四30年 遭全网封杀 (图)
·六四前夕 北京民主维权人士张宝成遭抓捕 (图)
·六四临近 中国审查机器人开足马力
·专访李南央 李锐六四日记叹“何以谢天下” (图)
·赵二军断言父亲名誉与六四皆平反不了因是“敌我矛盾” (图)
·六四30周年中国加强网路审查人工智慧扮要角
·六四周年即将到来之际 中国网络机器人加强审查 (图)
·六四30周年纪念日到来前夕 中国网络机器人加强审查 (图)
·“六四”三十周年临近,辽宁丹东访民张正廷因拒绝接受维稳补助费被截访
·储百亮:永志不忘:六四30年,前军官回忆天安门屠杀 (图)
·网络博弈:微信网友对六四禁闻如何反应? (图)
·巴克:六四谢静给河南郑州中原区公安局须水分局对簿公堂的第一役
·鲍彤看六四30年:中共领导人应与邓小平切割
·涵光:紧急援助!通向自由的六四“黃雀行動” (图)
·王誉虎:一个民营企业家的六四经历史
·揭历史伤口 台湾为何悼念六四?
·忘记了诗忘不掉那场血腥六四启发胡佳维权人生 (图)
·一个未参与者纪念六四
·斯影:六四30周年:“寒冬”前中国记者最自由的三天
·高文谦:六四亲历的两个杀人场面
·六四30周年:极权主义转型之路 中共学到什么? (图)
·林培瑞:六四正在被遗忘但中共记得且害怕 (图)
·黄颖:“六四”三十周年:香港记者讲述亲历“八九” (图)
·刘晓波:直面六四:让你的良知被人看到
·六四渐被遗忘坦克人摄影师:天安门永不会消失 (图)
·六四三十周年回顾中国政治体制改革历程(2) (图)
·封从德:记忆的战争从六四屠杀开始 (图)
·六四30周年美学者:中共压制世人对六四记忆 (图)
·安德烈:万润南回首六四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