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13574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我的六四:广场义勇军首领:坦克人还有很多!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5月28日 转载)
    

    八九民运学生领袖赵昕
    
    赵昕在1989年学运时是年仅20岁的大学生。他是当时天安门广场上的外高联纠察总指挥,曾参与创建了广场上的“义勇军”,并和市民、学生一起堵截军车。他也因此作为首批所谓的“暴徒”被中国警方通缉和抓捕。请听本台记者王允对赵昕的专访。
    
    记者:赵先生,89学运期间您的一个重要职务是外高联纠察总指挥,所谓外高联就是指外地来京的高校学生联合会,是吗?
    
    赵昕:对,这是一个独立的组织。当时是5月18、19日在历史博物馆门口,每个省的高自联派了一个代表作为常委,又开始竞选,然后把我选为东北区执委。然后,大家在一起分工合作。
    
    记者:您作为外高联纠察总指挥,具体做了什么工作?
    
    赵昕:几乎每个省都有大量的大学生、专科生,甚至是高中生,还有社会青年,到北京来声援。我每天都会派一些人到北京火车站去接全国各地来的同学。
    
    但我们最重要的工作是组成纠察队,到戒严部队进城的各个交通要道,去和市民一起堵截军车,然后向他们宣传自由民主,做士兵的工作,阻止悲剧的发生。
    

    1989年5月20日,学生们一边给受阻的戒严部队军人讲解学运真相、劝说不要前往天安门广场镇压,一边给受阻的戒严部队军人送食物
    
    记者:你是参与了堵截军车,你能描述一下当时具体的情况吗?
    
    赵昕:当时,戒严部队的战士多次想突围,冲到市区里来,都被市民和学生拦住了。我们去跟他们聊天,他们没有喝的,我们就送水,没有吃的,我们就把市民送来的,还有我们自己的送给他们吃,还不断地给他们宣讲形势,唤醒他们的血性和良知,不要参与血腥镇压学生和市民。
    
    记者:但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你们的劝说产生效果了吗?
    
    赵昕:百分之百是产生了大量效果的,因为当时有大量的军官和士兵是逃跑了的。
    
    记者:是逃跑了吗?
    
    赵昕:也有少数的人参与了反抗运动,但规模很小。也没有被外界暴露出来。
    
    记者:你们看到是有军人逃跑吗?
    
    赵昕:我们没有亲眼看到他们逃跑,但后来有大量新闻和消息传出来。最典型的就是38军军长,他当时都不听命令。
    
    事实上,当时还有很多比他级别低的军官和士兵也逃跑了。因为他们都有人性、有良知,也都有自己的判断。所以,当时我们做了大量的工作,士兵们也很感动,他们中很多人实际上是敷衍了事,或者是枪口抬高一寸。
    
    图为89年“六四”事件期间,王维林只身阻挡解放军坦克的画面。(美联社)图为89年“六四”事件期间,王维林只身阻挡解放军坦克的画面。(美联社)
    记者:我们知道有一张当时非常有名的照片,“坦克人”。从你介绍的情况看,是不是当时这类似去挡军车或坦克的现象是比较普遍的?
    
    赵昕:在军队进城的各个要道,这样的事情实际是大量发生的,堵截军车,堵截坦克。当然,不会是一个人,可能是一大批人。坦克和军车因此被这些士兵弃掉,就跑了。
    
    还有些人,可能是共产党派的特务,故意引导市民去烧军车和坦克,当时被烧的军车和坦克太多了。
    
    记者:你说有特务引导烧军车坦克,这是你自己经历的,还是听人说的?
    
    赵昕:这是我后来跟89一代的人聊天得到的相关信息,这种情况应该是存在的。
    
    记者:你参与了堵军车,这在后来是作为暴乱追究的,那你受到什么样的追究?
    
    赵昕:共产党后来在宣布消息的时候,把三大组织宣布为暴乱组织,分别是飞虎队、敢死队,第三个是义勇军。
    
    我还做了一件事情就是,我老家是云南人。云南出了一个蔡锷将军,蔡锷当时是护法、护宪,并成立了义勇军,讨伐袁世凯。我当时就有个想法,如果出现一个新一代的蔡锷将军,新一代的义勇军,那中国就可以最小的成本过渡到现代民主社会了。这个想法一提出来,就得到了很多同学的响应和支持。
    
    当时还有少部分的同学组成了一个铁血团,写了一条大大的白色条幅,“我以我血荐轩辕”,然后都想以自杀的方式,一头撞在人民英雄纪念碑上,血溅纪念碑,以此来唤醒更多的人。
    
    记者:你能否介绍一下6月3日晚上到6月4日凌晨你的经历吗?
    
    赵昕:我当时特别累,因为没有休息好。很奇妙地,我在6月3日早上,我就跟同学回到长春了。结果我当天就住院了。我在医院住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才知道,哦,竟然是开枪镇压了。然后我就立即出院,赶回学校,在长春几个学校去串联。
    
    记者:你后来是怎么被通缉和抓捕的呢?
    
    赵昕:6月7、8日的时候,我们学校二十几位同学送我到学校对面的火车站坐火车的时候,结果来了七辆警车,直接就要把我从学生人群中抢走。
    
    送我的几十个同学就拉着我的右手,警察就拉着我的左手,就像拔河一样把我当作那个绳子,我都感觉要被分开、分裂了,就这样争执不下。
    
    后来其中有一个女生,骑着自行车跑回学校,立即喊出了大约两千名学生,就把我从警察手中抢过来了。
    
    记者:那些警察没有打人吗?
    
    赵昕:没有打人。当时的社会情况是这样的,大多数人对学生是抱有同情心的。
    
    记者:最后,你是何时被抓捕的?
    
    赵昕:我后来被全国通缉了,我到了广东后,那边的人都在劝我逃,还说他们认识香港的人,他们说的就是指黄雀行动了。然后,当时我也比较傻,不想逃,觉得这是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土地,要和共产党战斗到底。
    
    后来我就去了云南楚雄,想去看看我的女朋友。她的父亲原先当过楚雄州的州委书记,她的姐姐是一个县的县委书记,她的哥哥是楚雄州的刑警副大队长。
    
    结果他们就直接给我看共产党的通缉令,说我是第一批被通缉的暴乱组织头目。然后他们说,如果我从他们家走的话,就会牵连他们家。那我想,一人作事一人当,也不能牵连人家。然后,我以投案自首的方式,在楚雄被抓捕了。
    
    记者:感谢您接受我的采访。
    
    来源:RFA
    
    ` (博讯 boxun.com)
143074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五具遗体摆课桌: 吴仁华书写六四的动力 (图)
·赵紫阳次子赵二军六四后流亡首次披露黄雀行动细节 (图)
·六四特辑之一:八九之春 学潮乍起
·香港文汇报的痛心疾首 刘锐绍用良知见证六四 (图)
·六四30年:中国被忽略的“六四抗暴者” (图)
·我的六四:八九民运中,北京人从傲慢变得可爱 (图)
·若重回30年前六四吾尔开希:不会那么笃定行动 (图)
·汉学家林培瑞:让人遗忘六四者自己却没忘记 (图)
·网络博弈:中国最封禁照片:六四坦克人的故事 (图)
·我的六四:援京团团长:我知道中共会有真正的杀戮 (图)
·港媒:“白宫战情室”公开六四档案
·六四背后一场不为人知的军事政变 (图)
·我的六四:戒严部队军官:“不惜一切代价”抵达天安门 (图)
·贝聿铭六四后撰文批中共让对国家充满希望的一代心碎 (图)
·意外卷入六四陷囹圄张铭投身创业忘酷刑 (图)
·六四30年美国战略错误造就红色帝国 (图)
·六四亲历屠城「精神受电击般重创」 郝建救出军人堂弟枪下亡 (图)
·六四引发连环悲剧罹难者遗腹子无处找 (图)
·六四那天 那个阻挡坦克的男子在哪里? (图)
·回顾六四现场 邓小平立新第三代中央集体领导称不再见外宾 (图)
·专访李南央 李锐六四日记叹“何以谢天下” (图)
·赵二军断言父亲名誉与六四皆平反不了因是“敌我矛盾” (图)
·六四30周年中国加强网路审查人工智慧扮要角
·六四周年即将到来之际 中国网络机器人加强审查 (图)
·六四30周年纪念日到来前夕 中国网络机器人加强审查 (图)
·“六四”三十周年临近,辽宁丹东访民张正廷因拒绝接受维稳补助费被截访
·六四时期防发声 退休检察官沈良庆被刑拘 (图)
·滕彪:六四30周年:极权主义转型之路 中共学到什么? (图)
·六四30年:被忽略的“六四抗暴者” (图)
·六四前夕前检察官沈良庆被刑事拘留 (图)
·湖南作家马萧六四前夕被带走 无国界记者吁释放
·六四前夕 前检察官沈良庆失联近一周 (图)
·六四30年前夕 天安门母亲群体被严密监控 (图)
·六四临近:以中美贸易战转移视线 绑架抗美"爱国"
·六四30年临近天安门母亲被监控
·六四事件三十周年临近 天安门母亲几乎集体被失踪 (图)
·六四30年临近 天安门母亲遭监控
·六四临近 安徽持不同政见人士沈良庆失联
·六四敏感日近 天安门母亲丁子霖等人被监控 (图)
·六四前夕 民主人士被严加控制
·揭历史伤口 台湾为何悼念六四?
·忘记了诗忘不掉那场血腥六四启发胡佳维权人生 (图)
·一个未参与者纪念六四
·斯影:六四30周年:“寒冬”前中国记者最自由的三天
·高文谦:六四亲历的两个杀人场面
·六四30周年:极权主义转型之路 中共学到什么? (图)
·林培瑞:六四正在被遗忘但中共记得且害怕 (图)
·黄颖:“六四”三十周年:香港记者讲述亲历“八九” (图)
·刘晓波:直面六四:让你的良知被人看到
·六四渐被遗忘坦克人摄影师:天安门永不会消失 (图)
·六四三十周年回顾中国政治体制改革历程(2) (图)
·封从德:记忆的战争从六四屠杀开始 (图)
·六四30周年美学者:中共压制世人对六四记忆 (图)
·安德烈:万润南回首六四 (图)
·万润南回首六四 (图)
·鲍彤:六四随笔 (图)
·鲍彤:“我们生活在‘六四’制度之中” (图)
·六四30周年回顾中国政改历程(1):政改缘起 (图)
·纽约大型六四纪念会:继承发扬天安门自由民主遗产 (图)
·严家祺喊话老友王沪宁:去看看六四天安门母亲吧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