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军警“残酷镇压”五四运动:跪地哀求学生别游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7月03日 转载)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杨超
    
    核心提示:据当时的学生领袖匡互生回忆,军警不仅不再抓捕学生,而是极力苦劝学生不要外出演讲,“甚至有跪地哀求者”。
    
    军警“残酷镇压”五四运动:跪地哀求学生别游行


    凤凰网历史专稿,作者:杨超
    
    军警怕学生称其为老爷

    
    《建国大业》中,曹锟对徐世昌说,学生罢课,工人罢工,商人罢市……连大头兵都向着学生,这其实是历史的一种写照。
    
    中国历史上,读书人的地位向来较高,有所谓“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之说,读书人也常被称为“学老爷”。张鸣在《北洋裂变》中有如是论述:晚晴时节,士兵们就不敢轻易进学堂生事,哪怕这个学堂里有革命党需要搜查。进入民国之后,这种军警怕学生的状况,并没有消除。即使有上方的命令,军警在学生面前依然缩手缩脚,怕三怕四。他们尊学生为老爷,说我们是丘八,你们是丘九,比我们大一辈。
    
    五四运动中尽管有敢杀人的主——山东镇守使马良,不过他杀的也不是学生。马良是回族,面对学生运动,他也无可奈何,不过后来他发现有回族参与其中,于是便抓了几个回族,并杀掉其中的三位领袖。杀完人的马良声称,我抓自己人,杀自己人总没人管得了吧。
    
    不过除了马良,再无其他人有这般胆子了,在风起云涌的学生运动下,连大总统徐世昌最后也服软了,面对被捕的学生,徐世昌只得派官员前去道歉,不过学生不买单。第二天,步兵统领衙门和警察所又派人道歉,学生才肯出来。到后来,简单的道歉已经不能满足学生的要求了,甚至预备汽车燃放鞭炮也不能把这帮大爷们请走,于是当时的总务处长只好向学生作揖恳求说:“各位先生已经成名,赶快上车吧!”在如此待遇下,学生们才选择昂然回到学校,享受英雄归来的荣耀。
    
    这其中最著名的当属刘仁静与张国焘这二位先生,他们是中共的创始人,可谓特别能战斗的典型,而且是典型的一碰即碎的人物。军警面对这样的大爷,能不头疼么?要让他们回学校,光叫老爷那真是不够的。
    
    政府高官被打军警无动于衷
    
    在《建党伟业》中,当学生冲击章宗祥家时,军警没有阻挡,径直让学生进入,学生放火后才有军警到来抓捕学生,军警在这中间显得太过懦弱了,其实,五四运动时的军警比这还要“懦弱”。
    
    据当时记者报道,五四当天,步兵统领李长泰劝聚集在天安门的学生散去,有学生骂他是“卖国者”,他回答:“你们有爱国心,难道我们做官的就不爱国,就要把地方让给别人么?”并表示愿意为学生传达意见,但恳请学生不要用野蛮的方式,当学生回答自己极为文明后,这位长官便坐车扬长而去。
    
    事实上,当学生闯入赵家楼,放火烧房时,全副武装的军警都不为所动。其时,章宗祥遭学生毒打,全身50多处受伤,而在场的几十个带枪军警竟然束手无策,他身边有人向警察呼救,巡警回答说:“我们未奉上官命令,不敢打(学生)。”
    
    当时李长泰抓住了几个掉队学生应付差事,当需要指正时,这些在场军警无人愿意出来指正。甚至是那些被学生打伤的军警,也不愿意出来指正学生,他们声称当时学生人数多至数千人,“当场既未看清,事后亦无法证明”。
    
    被人打了都不敢指责,这得怕到什么程度?
    
    军警跪地哀求学生不要游行
    
    《建党伟业》中,有一女学生跪地喊冤,军警上来嘘寒问暖,关心可见一斑。其实在五四之时,军警为求学生不要游行,甚至有跪地哀求者。
    
    据张鸣《北洋裂变》一书介绍,当时北洋政府面临着极为尴尬的境界,他们一方面不得不承认学生的爱国热情,称他们“纯本天良”,另一方面又想控制学生,把运动平息下去,这必然导致所谓的镇压不力。
    
    1919年5月25日,大总统徐世昌颁布命令,要求对上街的学生“依法逮办,以遏乱萌”,但学生不为所动,依然上街游行抵制日货。据当时的学生领袖匡互生回忆,军警不仅不再抓捕学生,而是极力苦劝学生不要外出演讲,“甚至有跪地哀求者”。
    
    其时的军警也很为难,要维持秩序又不敢下手,结果只能窝窝囊囊,被动的接受学生的进攻。
    
    参加过五四运动的老人回忆,当时学生聚集在新华门和中南海,要求见大总统徐世昌,但徐世昌避而不见,这时警察总监吴炳湘出来奉劝学生:“总统不在,可以把请愿书留下;时间已经很晚,希望学生回校休息,政府自有答复。”但学生坚决不肯,一直耗着,接着开始有民众加入到情愿行列,最令人感动的是一些洋车工人,他们甚至把一天做工的血汗钱都拿出来给学生买烧饼、茶水。
    
    另据《档案春秋》文章,学生在与军警对峙的过程中,处于完全进攻的态势,警察想维持秩序,而学生想办法挑事。
    
    这时警察总监吴炳湘又出面奉劝学生,态度可说相当人道,吴说,待会天气要热了,大家还是早点回去睡午觉吧。学生的回答更调皮,说,大人您年高,也要注意身体哦。吴回答说,客气客气。在得知学生只是为了宣示爱国之情,为外交作后援后,这位秩序的维护者就放心地走了。
    
    由此观之,群众“觉悟”是很高的,而警察总监倒也不是很残酷,甚至玩忽职守,竟然擅自离场,这是何等的不负责任啊。
    
    学生荒唐事争权夺利居功自傲
    
    五四运动如火如荼,但学生中也出现了不和谐现象。
    
    五四运动当日,傅斯年任旗手,指挥整个运动,然而运动中出现的火烧赵家楼事件,使傅斯年感到不满,此时学生中又有人对傅斯年的做法提出异议,脾气火爆的傅斯年与学生发生争吵,愤而在第二天退出了学生运动。
    
    另一五四风云人物罗家伦也遭到学生质疑,有北大学生写打油诗讽刺罗家伦,说他“一身猪狗熊,两眼官势财;三字吹拍骗,四维礼义廉”,不但骂他长得其貌不扬,还骂他一心当官发财十分无耻,学生间相互攻讦由此开始。
    
    面对学生运动风起云涌,北洋政府也制定措施予以控制,5月25日,北京政府下令各学校3日内一律复课,并以提前放假,举办文官高等考试及外交司法官考试等手段引诱学生放弃上街游行。据彭明《五四运动史》记载,北洋政府提前举办文官高等考试和外交司法官考试后,毕业生大多数参考,这些人占到了学生总数的三分之一,可以说北洋政府这一举措起到了良好效果。
    
    五四之后,学生中开始出现更多负面现象,有人认为学生万能,视法律如无物,动辄掀起学生运动,甚至自选教员,对哪位教员不满便罢课要挟。查毓瑛在给胡适的信中提到,北大学生热衷于开会,每年大小会不下千次,而“关系学术的恐怕不能占百分之一”。有的学生以“五四功臣”自居,甚至印发名片炫耀自己。
    
    五四运动后,旗手傅斯年开始反省自己,认为“半年新潮杂志的生活,说了许多空话”。深刻反省之后,傅斯年决定赴欧留学,要过一种新的生活,开始践行他所谓的“改造社会的方法第一步是要改造自己”。
    
    本文来源:凤凰网历史 (博讯 boxun.com)
4519194172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五四运动时期的刘少奇/霞飞
·五四运动与北洋军阀的政治雅量
·讨论:五四精神和五四运动
·五四运动92周年 北京静悄悄 (图)
·中国隆重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 (图)
·五四运动90周年 中共纪念大会淡化两先生
·五四运动90年反思遇罗克事件:中国何时走向民主宪政
·北大是这样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的
·北大是这样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的
· 民族劣根性、五四运动和文化大革命
·胡锦涛对五四运动一百周年的最好纪念——刘晓波将于2019年出狱/李新
·“五四运动”真的是一个“爱国运动”吗/路耀
·从思想到行动——略论五四运动与启蒙
·从思想到行动——略论五四运动与启蒙/陈锐
·儒学与中国之命运——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黄玉顺
·“德先生”何时姓中?纪念引发中国启蒙的五四运动
·陈维健:五四运动被共产党绑架的运动
·五四运动与现代中国的科学和教育/韩毓海
·五四运动的精神不是民主和科学两个口号(图)
·从否定五四运动开始、曹长青
·瓦斯弹: 五四运动是一场文化灾难
·“五四运动”与恐怖主义/谢选骏
·五四运动与中国传统
·五四运动90周年:中国误搭列宁列车
·驳金观涛:五四运动的血腥启示——五四前夕谈
·五四运动90周年:适量是药,过量是毒,科学与民主也不例外
·五四运动的最新启示:超越对普世价值的误读与恐惧
·中国需要第二次五四运动---日本为何贪得无厌?/仲大军
博客最新文章: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上帝之道
  • 谢选骏张扣扣永垂不朽
  • 千载云警惕中共对付群体事件的两大阴招
  • 谢选骏共和党开始分裂了
  • 语丝中国为蝇头小利,他们亲手将香港推入火坑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宇宙三要素
  • 谢选骏川普发作干部下放运动
  • 张杰博闻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说了两句大实话中国战狼式外交为何不受
  • 毕汝谐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之四毕汝谐(纽约作家)
  • 谢选骏共产党化不是民族同化
  • 李芳敏14400014你要等候耶和華,要剛強,要堅定你的心,要等候耶和華。
  • 曾节明中共之吃里扒外,为何在共产党国家中也是独一无二的?
  • 曾铮在黑暗無望的濁世中看見希望的金光——法輪功爲何屹立不倒
  • 谢选骏共和党开始分裂了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爱
  • 邱国权《才女美屄赋》:巴山老狼千古奇文改写中国文学史!
  • 谢选骏炼狱是天国的前站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