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98964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刑讯逼供将村委会构陷为黑社会:信阳村民致检察长公开信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12月1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就“河南信阳公安系统大搞刑讯逼供炮制冤假错案把村委会构陷为黑社会”致张军检察长的公开信

    
    尊敬的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军同志:
    
    张检察长,您好!对于张检察长今年3月15日在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中就“扫黑除恶”工作所指出的“决不允许下指标”,我们百姓倍感振奋,这才是依法治国的铮铮誓言。但是在基层,“扫黑除恶”下指标或变相下指标仍然时有发生。
    我们是河南省信阳市罗山县龙山乡沈畈村部分村民,特向上级领导同志紧急反映:信阳市和罗山县某些政法领导为了“创造”扫黑除恶政绩,不择手段、蓄意制造冤假错案,把沈畈村村委会和村支部集体打成“黑社会性质组织”,大肆抓捕全体村干部和村民38人;为了“坐实”证据,专案组对其中的36人进行严酷的刑讯逼供,并公开声称破获了罗山县建国以来最大的“黑社会团伙”,以此邀功,来满足个别人官位和政绩的需要!一个年年获得县、乡多级党委政府表彰的明星村支两委,一夜之间竟然变成了“黑社会集团”。
    “依法治国”已经写入《宪法》,并作为我们党基本的治国理念,我们是普通老百姓,敬畏法律,执法工作者却知法犯法!执法犯法!他们的行为是严重违反《宪法》和违背习总书记的最高指示精神的行为!
    这是一起全国极为罕见的颠倒黑白、人为捏造、极其严重的冤假错案!
    请张检察长和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其他领导同志明察秋毫,并为我们主持司法公正,让我们的亲人沉冤得雪!
    
该案的特殊背景:

    
    罗山县公安局局长周从贵是该案的始作俑者。周局长也是前信阳市副市长、前公安局局长李长根受贿案的31名行贿人之一。李长根因为买官卖官,收受信阳市下属各县公安系统官员的贿赂。这一事实被河南省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漯刑初字第27号刑事判决书所确认,其中第16号证据显示,时任信阳市商城县公安局政委的周从贵给李长根行贿金额为14万元。其后,周从贵升任商城县公安局局长,继而转任罗山县公安局局长。
    孙传强案前期的专案组组长是前信阳市公安局副局长邸世忠,2019年1月30日,邸世忠转任信阳市新成立的应急管理局局长,其后专案组组长由信阳市公安局刑警大队长陈勇接替。巧合的是,李长根受贿案第18号证据显示,陈勇同志也分三次行贿李长根局长,共计12万元。
    周从贵这样用钱买来的公安局长,想借国家扫黑除恶的大形势,有所“作为”,维护自己岌岌可危的官位。为了要政绩,不惜“制造”冤假错案,炮制多个所谓的涉黑案件。例如罗山县公安局侦办一起张传礼等5名老人“黑恶势力”刑事案件,涉案人员平均年龄63岁,均被重判6至8年。一时间,全国媒体舆论哗然,纷纷冠以“史上年龄最大的黑社会”为题进行报道,遭到全国媒体和社会舆论的强烈批评。
    在媒体舆论的强大压力下,这几名老人后来被取保候审,得到从轻处罚。但是周从贵领导下的罗山县公安局并未吸取教训,在信阳市公安局专案组的指挥下,市县两级公安机关悍然于2018年10月13日抓捕了本村前村委会主任、村支书孙传强和其他村干部、村民共计38人。在批评罗山县政法机关上纲上线炮制“黑恶势力”冤案依然网络满屏的情况下,信阳公安机关公然违背上级精神,又制造了一起新的冤假错案。
    
孙传强“涉黑”案的引爆点:

    
    沈畈村村委会和党支部集体被打成“黑社会性质的组织”,最初源自于村里内部矛盾。原沈畈村泡桐组两任组长刘军和刘定兵是亲兄弟,与本组群众关系处理太差,组里账目不清,导致该组村民不断上访告状,信阳市公安局曾成立专案组调查过刘氏二兄弟。在调查过程中,因二刘的所作所为已涉嫌构成犯罪,时任村支书的孙传强没有支持他们。他们继而对孙传强怀恨在心,刘军、刘定兵二兄弟就反复向上级机关举报孙传强。
    在“扫黑除恶”政绩压力的驱使下,周从贵局长对上级组织和上级领导做了歪曲事实的汇报。在上级组织遭受蒙蔽的情况下,信阳市公安局组建了一个多达160人的专案组,从2018年10月13日开始,抓捕了本群干部群众38人。除了孙传强原村支书外,包括现任沈畈社区党支部书记孙定龙、村长刘银河、村委会副主任方勇等村委会3名成员,还有9名村民小组组长和25名村民。从抓捕人员的构成来看,专案组几乎把整个村委会和各村民小组组长均定性为“黑社会成员”,沈畈村基层群众自治组织和党支部就这样一夜之间成了人人闻之色变的“黑社会性质的组织”。在专案组的高压下,村民们人人自危,生活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中。
    但是,专案组的这种做法逻辑上来讲非常荒诞,几乎不值一驳。沈畈村涉案的38人以及家属,以及几千名村民都想不通:村委会和村党支部是在罗山县县委政府和龙山乡党委乡政府领导下的群众基层自治组织,如果整个村委会和村支部都成了“黑社会”,孙传强长期担任村级领导干部,县乡两级政府岂不严重失职?每年孙传强个人和沈畈村均获得上级各种嘉奖,多次被评为“先进村集体”和先进个人,难道这些上级的嘉奖瞬间作废?
    随后,我们涉案村民的家属得知,该案随后被上级机关指定到固始县人民检察院和固始县人民法院管辖,异地审理。大约2019年1月10日-14日期间,在邸世忠的指挥下,涉案的38人当中,孙传刚、王天峰、刘胜娇、叶辉、应继保、方勇、喻涛、许正君、葛炳坤、郭峰、杜峰、房涛、胡志国、沈小印、张甜甜、方坤、陈家志、沈承林等36名涉案人员以指认所谓的“犯罪现场”的名义,从信阳市看守所提出,被转到一家宾馆。专案组为了达到目的,把所谓的“涉黑”案件做实,强迫当事人自认其罪,让他们承认均是孙传强指使。这十多人被分别实行严酷的刑讯逼供,他们中间有人多次被打晕死又用凉水浇醒的,有被打的屎尿拉在裤裆里的,有打断手臂的,酷刑之惨烈,受刑之众多,实属罕见!
    这些被刑讯逼供的村民在被迫做出有罪供述之后,分别就刑讯逼供的事实通过律师或本人向驻所检察官进行了检举控告。我们从内部消息得知,固始县人民检察院对遭到刑讯逼供的这一情况做了充分调查,并向信阳市人民检察院做了汇报。信阳市和固始县两级检察院均认为有刑讯逼供存在,但调查结论并未对外公布,也没有对家属出示,也并未采取实质性的监督整改措施,更没处理相关警察。
    信阳市公安局专案组通过刑讯逼供套取口供的事实几乎在内部人尽皆知,专案组从开始的办大案要案的“雄心壮志”到后期发现不过是依靠“逼供信”这一原始野蛮的做法制造冤假错案,干警们的抵触情绪也越来越强。在此背景下,信阳市和罗山县某些公安机关领导仍然一意孤行,把公安机关的面子看得比老百姓的生命和自由更重要,坚决要一错到底,绝不纠正!
    实际上,孙传强案被捕的村民中,有五六人孙传强几乎叫不出名字,有七八人十多年没有与孙传强往来。有的被捕村民,虽然有些打架斗殴行为或者犯罪前科,但是当年已经得到处理,而且跟孙传强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专案组几乎荒唐到把沈畈村辖区内自1998年以来所有的违反社会治安或违法犯罪案件全部归集到孙传强头上。
    根据我国刑法关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定义,一定要满足四个特征:组织规模、存续时间、层级结构、帮规帮约。这四个特征,本案一个都不具备,纯属捏造和拼凑,张冠李戴,指鹿为马;更为不可思议的是,刘定兵和刘军二兄弟本来是孙传强的举报人,居然也被信阳市罗山县两级公安机关专案组纳入所谓的孙传强“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骨干成员。
    至于刘定兵和刘军二兄弟的告状信中所反映的情况,完全属于子虚乌有。例如,举报材料说孙传强私卖村级土地和资产,村里土地征用和村级集体资产的处理,无一不是经过公示和严格的程序,所得收益无一不是进入村级财务,并在村务公开栏里进行公开;举报材料说孙传强强揽工程,沈畈村作为罗山县规划的“产业聚集区”,村里土地被低价征用,县乡两级政府为了回馈村民,由政府会议纪要决定由村里优先承揽工程,孙传强作为村里一把手有责任有义务来协调有资质的企业接下部分基础工程交给村民来做;举报材料说孙传强开设小额贷公司放高利贷,孙传强成立资金互助社是响应县政府号召,合法取得牌照,帮助村民和周边群众解决资金困难;举报材料说孙传强准备移民,其实只是孙传强去探望了一次远在加拿大留学的儿子······凡此种种,不一而足,没有一处是站得住脚的。
    我们家属认为这是一起严重的人为捏造的冤假错案,是“扫黑除恶斗争”在基层扩大化、随意化的体现。
    不久前,中纪委发布了五起诬告陷害典型案例,再次重申在扫黑除恶以及反腐倡廉的斗争中,不得进行诬告陷害,更不得进行扩大化随意化。张军检察长您也多次在讲话中强调,对于涉黑案件要轻口供重证据,要把案子办得经得起历史检验,尤其要避免制造冤假错案······
    信阳市和罗山县公安局的种种罔顾法律和事实的做法,是对法律的亵渎,是对村民基层自治组织的全盘否定,更是对“依法治国”大政方针的公然挑战!
    在此,我们38名涉案人员的家属和部分村民在此恳请上级领导充分重视此案,同时我们也会向全社会和广大媒体呼吁,人民群众支持扫黑除恶和反腐倡廉的良好国策,但办案机关一定要在法治的轨道上进行,不能有损于公检法机关崇高的威信!
    就在2019年1月16日,河南省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就《严肃查处诬告陷害行为澄清保护党员干部暂行办法》发表谈话,尤其强调要提防某些别有用心者故意捏造问题线索,借信访举报打击报复,诬告陷害干部,挫伤干部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我们家属认为,这是一场政策上的“及时雨”,让我们这些蒙冤的村民看到了希望!
    从村干部村民被捕到现在已经一年多了,我们家属得知,孙传强等村干部和村民将会得到重判,孙传强的量刑幅度在15年至20年!我们家属得知后心如刀绞,急切希望检察机关在张军检察长的领导下,严把案件质量关,积极行使法律监督职能,及时对信阳公安机关和下级检察机关违法办案的事实依法予以及时查处!更希望信阳、罗山、固始等公检法机关及时纠正错误,绝不能让奉献了青春和热血的基层干部和村民们寒心!
    
    罗山县龙山乡沈畈村八百余村民和涉案村民家属
    
    2019年12月2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20110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宝丰县公安局刑警队刑讯逼供 看守所监管失职致人死亡 (图)
·加拿大人钟安平被刑讯逼供的事实举报
·周红:控诉大连市中山分局警察刑讯逼供罪行
·尹慧敏:我在上海长宁区看守所内遭到了长时间的刑讯逼供
·残疾人侯美华弟弟侯美德因控告沈北新区腐败而再次被连夜刑讯逼供
·钟安平、韩玉臣被刑讯逼供的举报
·怀化市公安局刑侦队董焱等对无辜者刑讯逼供,请求严惩
·上海5.15群体冤案铁证7:刑讯逼供∕俞忠欢 (图)
·娄底被刑讯逼供学生母亲
·沈阳钓鱼执法残疾人,刑讯逼供左小腿假肢残疾人侯美华,见死不救 (图)
·杨金德被监狱长郭永禄刑讯逼供替人背黑锅/视频
·公安干警勾结黑恶势力 非法刑讯逼供拘留逮捕无辜
·覃臣寿:全部采纳刑讯逼供所获证据判决李某无期徒刑 (图)
·宜阳县公安局徇私枉法刑讯逼供、索贿穿越时空作伪证,黑打私营企业家王彩霞 (图)
·漳州案:律师举报公安局长林顺德刑讯大肆刑讯逼供 (图)
·河南公安勾结黑恶势力 非法刑讯逼供拘留逮捕无辜
·李秋伟遭遇刑讯逼供喊冤25年 难寻青天 (图)
·刑讯逼供校长张宗富致死,家属无处伸冤!/张弛
·惊天冤案之看守所刑讯逼供:惨绝人寰
·控告临沂检察长董金伟刑讯逼供将我殴打致伤/王进勇 (图)
·男子遭羁押4105天被判无罪 一侦办警察涉刑讯逼供
·唐山廖海军案办案人员张宝祥涉嫌刑讯逼供,已被移送审查起诉 (图)
·刑讯逼供逼死丈夫 央视主播悲愤失控 (图)
·合肥市访民刘宁案开庭审理,法庭漠视警方刑讯逼供、不允许访民作证
·广东"毒保姆"案二审 嫌犯称未杀人:之前遭刑讯逼供
·山东国企女财务科长坐冤狱3年 曾遭刑讯逼供
·中国司法新规:禁强迫任何人自证有罪、禁刑讯逼供
·征集律师代理家属控告谢阳案中刑讯逼供人员
·人权观察吁北京废掉刑讯逼供双规制度
·人权报告聚焦中国双规制度下的刑讯逼供 (图)
·洋县又一命案,森林公安长青派出所刑讯逼供致死案 (图)
·中国五部门联合发文禁刑讯逼供 外界并不当真 (图)
·中国最高法等五部门再次强调不得“刑讯逼供” (图)
·中国最高法等五部门再强调不得“刑讯逼供” (图)
·五部门发文:防止刑讯逼供 禁强迫任何人自证其罪
·瑞典NGO负责人达林 被中国当局刑讯逼供23日 (图)
·湖南一派出所副所长涉刑讯逼供 该所嫌犯死亡
·刘忠林喊冤26年后案件重审 重点调查“刑讯逼供”
·报道称中国前高官受审时喊冤,称遭刑讯逼供 (图)
·前中国能源高官许永盛翻供 称被刑讯逼供
·知青因饥饿偷粮遭刑讯逼供:被用麻绳穿过耳朵 (图)
·胥志义:能不能把因“刑讯逼供”定罪的人都放出来?
·边界:刑讯逼供命案与邪恶同盟 (图)
·榆树市公安局刑讯逼供制造李秋伟25年冤 (图)
·这一定不是刑讯逼供!央视视频中陈永洲的脖子出现不明划痕 (图)
·重庆打黑到底有没有没有刑讯逼供?
·湖南公安局长被检察院刑讯逼供,比海南一派出所长更惨!
·中国司法刑讯逼供黑幕——“后李庄时代”律师大阉割/牟传珩
·刑讯逼供、北大招生、新闻管制/彭远文
·陕西刑讯逼供致学生死亡才获刑两年/时冲
·刘晓原:杜绝刑讯逼供在于修改刑事诉讼法
·为啥不见贪官被刑讯逼供/马文涛
·刑讯逼供的遏制和治理/王逸吟
·郭飞雄夫人张青对刑讯逼供的公开申诉信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