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我坦白:酷刑下,我在央视差点认罪/姜立军(姜立钧)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3月11日 综合报道)
     前两天网上有很多关于广东东方昆仑律师事务所主任、法学博士、哈佛大学访问学者、全国政协委员、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朱征夫于2016年两会前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对当时非常普遍的电视认罪现象向两会谏言的消息。朱征夫说:让犯罪嫌疑人上电视认罪要谨慎。理由是“让犯罪嫌疑人上电视认罪不利于司法公正。”朱征夫认为,犯罪嫌疑人在电视上认罪不等于真的认罪,更不等于真的有罪。嫌疑人失去人身自由后,在多种情况下,均可能违背其真实意思而上电视认罪。
     朱征夫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是2016年的3月2日,当时我被关押在沈阳市第一看守所,罪名从原来的颠覆国家政权、聚众扰乱社会秩序、非法经营、寻衅滋事四项,变成最后一项寻衅滋事。今天,我想向公众坦白的是:我差一点在央视认罪。


     自2010年以来,本人因实名举报原辽宁省委书记王珉等人贪污受贿、滥用职权、徇私枉法、破坏选举、插手重点工程建设项目、向中央瞒报抚顺、鞍山洪灾死亡人数、地方GDP及招商引资、财政收入等经济数据严重造假,大搞地方恐怖主义等系列违法犯罪,受到王珉等人连续多次疯狂打击报复。2014年5月16日被沈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在被沈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期间,沈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有组织犯罪大队长岳鹏等人(当年的4.25专案组成员)对我进行残酷的刑讯逼供。他们用“苏秦背剑”(岳鹏语)式将我双臂反剪背拷,每次一拷就是几个小时,连续一个多月,两只手腕被手铐勒伤鲜血直流,当时连小饭盆都无法端起,日常生活需要同号其他人照顾;他们半夜把我带到看守所二楼三楼的特审室,轮番对我拳打脚踢,把我当做人体沙袋用来发泄;他们扒光我的衣服,把我紧紧拷在特审室的老虎凳上,把看守所领导值班室的床单被罩拿下来,缠在老虎凳拷我手脚的四个铁夹上,防止别人看出我受伤,还把老虎凳前面那块木板用床单枕巾包上,怕我一头撞死或撞伤,然后一个人薅着我的头发,一个人向后按着我的脸,另一个人用一桶冷水自上而下往我的鼻孔和嘴里猛灌,直至我休克昏死过去。等我醒过来时看见岳鹏在掐我的人中,还喊着“姜立军,你妈来看你来了,赶紧醒醒······”我不知道自己休克多长时间,只知道差一点被他们活活呛死。当时,岳鹏等人对我进行刑讯逼供时,主要是逼我承认博讯网发表的有关时任辽宁省和沈阳市主要领导的负面消息都是我发的。还有,他们在我移动硬盘里发现李一平先生发在网上的,关于成立网络民运讲习所(大致内容)的一篇文章,他们也逼我承认是我写的,想以此定我颠覆国家政权罪。
     在这期间,沈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岳鹏等人多次强迫我电视认罪,并在沈阳市第一看守所二楼特审室逼我做了三次电视录像,十几个人一起为我一边“提词”,一边录制认罪节目。他们告诉我,只要你配合我们认罪,承认颠覆国家政权,领导审核后,中央电视台就会到这里来重新录制,到时候就会为你办理取保候审或者减轻处罚。我由于自始至终没有在镜头前认罪,他们最后没有让我上电视。但是,他们给我录像的时候,我确实低头“认错”了。而且还向辽宁省公安厅和公安部领导写了一份“认错悔过书”,承认自己虽然没有犯罪,但是满脑子西方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想,网上发表的有些言论不合时宜,希望省厅和公安部领导网开一面,放我回家孝敬年迈的父母,以后一定对自己严格要求,遵纪守法等等。记得这篇文字材料交上去的第二天,专案组来了一位“马局长”找我谈话,让我按照写给省部领导的这份悔过书,对着镜头讲(不能看稿),如果讲好了能够过关,就给我办取保候审,我当即答应了“马局长”,因为我实实在在想早日回家啊!记得当时我还给这位“马局长”深深鞠了一躬。在公安局的摄像机前,我开始了反省检讨和忏悔,承认自己的错误是非常非常严重的,甚至到了违法的边缘,“马局长”几次提醒我要认罪,一定要认识到自己是犯罪,我没有按照他说的去做,看得出来在场的很多人都非常紧张着急。最后,“马局长”让我配合摄像,就在镜头前说一句“我承认自己有罪”,其他的都不用说就行。可最后,我还是让他们失望了。我知道,我只是做了一个普通公民应该做的,我的的确确没有犯罪。
    我坦白:酷刑下,我在央视差点认罪/姜立军(姜立钧)
     时过境迁。现在想起当时的情况,一些情景仍刻骨铭心永生难忘——是不是每个人都和我一样,不愿回忆过去那些曾经重创自己心灵的黑暗场景?当年,岳鹏等人曾几次威胁我,如果我什么都不说,就把我儿子抓起来,并当着我的面对他施以酷刑逼他承认一切。儿子当时在外地上学,常年不在家,除了有家里的一把门钥匙外,我做什么包括家里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但是我知道,当年拿到时任辽宁省委书记王珉尚方宝剑,必置我于死地的“4.25”专案组的每一个成员几乎都红了眼,他们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我想,如果他们当时真的把我儿子绑了去,然后和我谈条件,我无论经过怎样痛苦的挣扎,最终也一定会“电视认罪”。
     感谢神,让我身上带着耶稣的印记。
     感谢神,使我因受苦难得以完全。
     我非常理解并永远尊重那些在电视上认罪的朋友和同仁,我知道他们“认罪”前肉体和灵魂所经历的悲辛苦难。诗人维吉尔说:没有一块土地能够承受一切。
     我坦白: 我离电视认罪,就差一点儿。
    
     姜立军 2019年3月10日

[博讯综合报道]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66105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姜立军等致最高检检察长曹建明司法部长张军的公开信 (图)
·十九大落幕,异议人士姜立军(姜力钧)卧室遭枪击 (图)
·辽宁姜立军: 十九大闭幕 却有子弹射向我家卧室 (图)
·姜立军(姜立钧)致信习近平:免于酷刑和恐惧是每个公民的中国梦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中国反腐模式是制度失败的产物
  • 大忽悠贪得无厌上当者自学成才
  • 仗“贱”之人必死于剑下
  • 超长“报平安”背后的慌张
  • “奮鬥,探求,不達目的,誓不罷休!-蘇聯小說《船长与大
  • 錯上賊船的“國母”-宋庆龄书信述评
  • 孙立平不知蒙古统治
  • 无所忌惮戏演砸曲终人散终已定
  • 瘟鬼“闭关”后的大厦将倾
  • 人类自救的最好出路
  • 人类自救的最好出路
  • 谈谈马蚁帮的“精忠报郭”
  • 头重脚轻根底浅嘴尖皮厚腹中空
  • 头重脚轻根底浅嘴尖皮厚腹中空
  • 毛泽东为何能够吃人不吐骨头
  • 来自西域的姑娘(诗)
  • 博客最新文章:
  • 失道寡助路难行
  • 他们只是为了迫害死我
  • 36.17.彌迦書預言由婦人所生的傳道者出生後,以色列才能復
  • 垂死挣扎的革命
  • 9耶和華啊!求你拯救君王!我們呼求的時候,願你應允我們
  • 仗“贱”之人必死于剑下
  • 五角大楼拟采用爱立信等5G设备
  • 千夫所指众矢的隐匿偷生众叛离
  • 三首金曲
  • 强制募捐尚未平,威胁恐吓事又起
  • “负豪”的自救之路
  • 逆天而为痛悔迟57-1:千年预言在,王者悄归来3
  • 失道寡助路难行喜马拉雅终是梦
  • 从前
  • 我以为,我弄丢了你
  • 《楚门的世界》
  • 失道寡助路难行喜马拉雅终是梦
    论坛最新文章:
  • 中俄报告称已遣返超半数朝鲜劳务人员
  • 美、朝高官周二现身北京 或有互动
  • 2019年法国圣埃蒂安国际设计双年展
  • 梅首相失去脱欧控制权 英议会明将投票
  • 应对习近平到访 欧盟重要领袖齐聚巴黎
  • 韩国瑜晤王志民 蔡英文上紧发条
  • 马克龙担忧北京的霸权主义企图
  • 马克龙中国政策:思路清醒表述微妙态度谨慎
  • 习近平访法 法国舆论怎么说?
  • 中国企业在欧投资速度减缓
  • 无国界记者警告:中国威胁全球新闻自由
  • 首相梅:脱欧决议表决还没有足够多议员支持
  • 习近平访法:中国订购300架空客飞机
  • 法国家空间研究中心:将与中国一起登月
  • 习近平访法合同满天飞 巴黎人权也要提
  • 路透社:中国承诺弱化干预主义产业政策
  • 习近平访欧:既是伙伴也是对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