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建刚:中国新病毒与世界旧常识
(博讯北京时间2020年1月25日 转载)
    
     梳理时事
    

    近期(2020年1月22日)中文圈以至于英文圈都在传播的有几件事,稍作梳理,以作信史。
    
    其一,中国发现了新病毒,起点在武汉。截取几个时间点的信息如下:
    
    (1)2019年12月31日,央视新闻表示,“尚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同日,病原检测结果初步评估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徐建国表示:“无明显的人与人之间传播的证据”。
    
    (2)1月1日,武汉政府官方微博“平安武汉”表示,“【8名散布谣言者被依法查处】”,大意武汉有8人造谣肺炎传染病,于是警方“依法查处”,政府要求不信谣、不传谣······老调调,要追本求源的读者可以自己去检索原文,这里不引用了。
    
    (3)1月2日,人民日报表示“有患者表示,其病情已无大碍,希望外界不用再担心。”又是“死者家属情绪稳定”的那一套,你懂的。骂声响起来。
    
    (4)1月5日,武汉市卫健委通报,“患者生命体征总体稳定,无死亡病例”。事后在武汉卫健委三份通报中多次表示“未发现明显的人传人证据,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5)1月8日,人民网报道:“冠状病毒对热较为敏感,酒精等消毒剂可灭活病毒”,反正,你懂这是啥意思,酒精都买得起,真没啥大不了的。
    
    (6)1月9日,新华社报道表示武汉肺炎是“新病毒”引起,同时报道称“未证实武汉肺炎能够人传人”,老调调,不引用了。
    
    (7)1月10日,新华社武汉报道,湖北胡克教授称武汉肺炎“得到控制”,有人已经“治愈出院”,当然还有“在院的患者大多数病情稳定”。老调调。
    
    (8)1月10日,国家医疗专家组专家、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为重症医学科主任医师王广发表示:“病毒的致病性较弱,病患病情和整体疫情处于可控状态。”“广发”,真是个好名字。
    
    (9)1月20日,楚天都市报头版头条“百步亭四万余家庭共吃团圆饭”,配图大聚餐,真是国泰民安,一片祥和。
    
    (10)1月21日,国家医疗专家组、北京大学的专家王广发被证实感染了武汉肺炎。广发电话采访没结束他就要挂线,说“我要去打针了”。广发啊,广发!
    
    (11)1月21日,中国国家卫生保健委员会表示,肺炎患者人数已经三四百,还在增加中,地域早就突破了湖北,武汉官方表示已经有15名医务人员被感染,6人死亡。当然,2020年的中国新病毒也已经踏过了国门,走向了世界。
    
    (12)1月21日,“中共中央委员会政法委员会发文表示:“谁把政客的面子,看得比人民利益还重,谁就是党和人民的千古罪人。谁为了一己之利,刻意迟报瞒报,谁就将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同时中共中央政法委微信公众号“长安剑”继续加码,表示:“自欺欺人,只会让疫情愈演愈烈,把一场原本可控的天灾,变成付出巨大代价的人祸。”天呢,党来主持公道了!
    
    (13)1月23日(北京时间),疫情防控指挥部第一号通告,武汉封城,交通工具停运,机场、车站关闭,“市民不要离开武汉”。
    
    其二,中国的云端和深潭。
    
    (1)云端的代表是高露。高露也就是微博“露小宝LL”的所有者,“中共军中高级将领,曾任第五届中国政协副主席”何长工的孙媳妇、中共“国家旅游局局长、党组书记”何光暐的儿媳妇。2020年1月13日,高露小姐发微博,称“赶着周一闭馆,躲开人流,去故宫撒欢儿”,并配有几张自拍照。此事在17日引爆舆论浪潮。当日故宫道歉,先是表示“周一开车进入故宫事件,经核查属实”,随即于21日再次表示高露小姐拍照的地点是“闭馆时段的车辆通道和闭馆日活动的临时停车场所”,当然,故宫所言是真是假,看看高小姐的照片就可以判断了。当然,舆论浪潮还在继续,高小姐炫富的照片、视频、房产在微博、微信和推特大量流传。
    
    (2)深潭的代表是安徽宿州。1月20日,宿州市城市管理局在官方公众号上以《曝光不文明行为,提高市民素养》为题,将15位“不文明市民”的身份信息和照片,以不打码的方式公之于众。被定性为“不文明市民”的不文明行为仅仅是穿睡衣上街。
    
    (3)还有一个代表就是贵州吴花燕。吴生活上极度节俭,每日开销仅为两元,靠辣椒拌饭充饥,以致长期营养不良,23岁时身高仅1.35米,体重43斤,眉毛脱落。2020年1月13日下午,吴花燕因病抢救无效去世,年仅24岁。吴花燕事迹曝光后,慈善机构“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在吴及家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同时使用两个筹款平台筹款,一周内共计筹得超过一百多万人民币,但却只为吴支付了2万人民币。面对质疑,“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表示“吴花燕的年龄超出了救助范围的问题,违反了中华儿慈会的相关规定”,因此百万善款没能给吴使用。
    
    新闻的背后
    
    上述新闻信息在今日不是禁闻,国内无需翻墙已经都可以看到,读者一索即得。
    我觉得这几件事都有内部的关联。
    
    其一,武汉的疫情反应的本质问题是:人在这个国家到底算什么?
    
    康德著名的最低道德标准表示人只能作为目的,而不能成为手段。但是在中国,黎民百姓、亿万韭菜真的不算什么,在党和新时代伟人的面前,亿万黎民是随时可以被牺牲掉的“代价”。
    
    对于发源于武汉的疫情,中国政府及武汉政府都是采用了惯常的掩盖真相、禁止信息传播的手段,先是抓捕说真话的人,然后一而再、再而三地进行掩盖,且用上了“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病情稳定”这种说法。为但事实上呢?病毒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疫情在扩大。更让人决不能原谅的是,政府媒体为了营造喜乐祥和的氛围,还在鼓吹“四万余家庭共吃团圆饭”,反正出事赴死的都是黎民韭菜······
    
    说到这里,问题是为什么?中国政府为什么会这样做?
    
    答案就是这个政府从没有把人当做人来看待,从没有把人当做目的来服务,对于中共政府来说,中国黎民只是他们实现其他“伟大目标”的手段,所以,不惜一切代价的时候,就是人命如草芥的时候。伟大目标是因人而异、因时代而异的,在《动物庄园》中是斯诺鲍的风车计划,毛腊肉的时候是人民公社、三面红旗、文化大革命等;邓屠夫时代是“建设四化”······而今,新时代伟人在中美贸易战、港台竞选、南海阅兵一连串失利之后,正需要一个国泰民安、喜乐祥和的时候,何况,这个时候怎么能有瘟疫?怎么能有控制不住的瘟疫?为了尧天舜日的中国梦,为了伟人的面子,只好牺牲武汉的韭菜了。
    
    拿证据来说话,习近平多次讲话表示“政治安全是国家安全的根本”,什么叫做政治安全呢?我们亿万黎民不会认为政治不安全就会夺去我们做奴隶的地位吧?所谓政治安全就是稳固的统治权,看看新伟人的话里,人命、人权、人的价值在哪里?
    
    这个过程和2002-2003非典、萨斯时候走的是一条路线。
    
    再说一遍,人命在这个国家仅仅是“代价”,随时可以被牺牲或者被淘汰,国家于韭菜无分,因为韭菜算不得人的。
    
    其二,政法委“蜥蜴断尾,自迷其踪”,这是欺骗。
    
    如果你还相信政法委此时出来为民做主、主持公道,我只能说你的苦难还远远不够。
    
    中共是一个权力集中的极权组织,中共也掌握了中国的一切权力。权责相应作为原则的话,掌握多大的权力就应该承担多大的责任,中共既然垄断一切权力,就要承担责任,如果是一个有廉耻的现代政党,干不好就下台,人民不满意就下台,出大事故就下台,但是这些现代文明的政治原则永远不会适用于中共。武汉瘟疫再三再四掩盖不住的时候,政法委出面自断其尾,真身逃匿,回头却成了义正辞严的青天大老爷,一切责任推给了武汉地方政府。有这么不要脸的吗?
    
    中央不是领导一切吗?怎么瘟疫蔓延的时候,地方政府成了羔羊,北京的党中央却成了中间的裁判官,这就是自己做运动员又做裁判员的经典案例。
    
    其三,政法委所说的所谓“千古罪人”、“历史的耻辱柱”,迷魂汤再送一碗!
    
    问题出现的时候,政法委又是顾左右而言他地对地方官员进行道德指控,什么千古罪人、历史耻辱柱云云。不得不说这一招很有用,有不少律师都入其彀中,觉得中央震怒,来主持公道为民请命······我的天呢,好天真!
    
    谁给了武汉政府这样的权力呢?
    绝对权力绝对腐败,还需要论述吗?
    说出真相的人已经被捉进官里去了,谁给了他们权力?
    为什么真相不能让公众知晓,为什么官员可以堂而皇之说谎、掩盖真相?
    做官的时候比圣人还要英明,出了纰漏则进行道德指控,千古罪人,那么是什么样的制度、什么样的体制让坏人当权呢?
    中国古来青天大老爷出了不知凡几,但还不是落下一个人吃人的旧社会?三表哥搞了一段以德治国,还不是无官不贪?
    
    道德指控,回避真实问题所在,这才是政法委的目的,这是为了习近平所说的“政治安全”,入其彀中,韭菜们永远要在灾难中轮回,一辈接一辈。
    
    其四,有一个场景,韭菜们应该时时魂牵梦绕。
    
    官方在隐瞒真相、任由病毒传播的时候,鼓动武汉韭菜聚餐过大年,现在又突然封城了,武汉成了一个只向天空开口、四围无路的盆地,这像什么?
    
    想想当年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炸后,苏联官员怎样隐瞒真相的吧,想想那些枉死的苏联韭菜吧。苏联的核灾难需要蔓延到瑞典才能让世界知道,但是一部分韭菜已经完全不能知道真相了。今天武汉有多大区别?
    
    想想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毒气室吧,差别是有的,毒气是黑纳粹放的,但武汉的瘟疫是赤纳粹在隐瞒真相中传播的,武汉人甚至中国人的人命在赤纳粹眼里算什么呢?
    
    其五,谁说有传染病就抓谁,没有信息流通的自由,没有言论的自由,不多说了。
    
    其六,高露炫耀的不是财富而是特权,中国有权贵,有贱民,这是一个人人不平等的国家。
    
    故宫禁车据说7年以上了,即将在弹劾中过堂的川普总统访华都没能开车进入,但高露可以。高露小姐能故宫撒欢,李嘉诚做不到,马云、马化腾、李彦宏他们都做不到,这哪是炫富呢,这本来就不是钱能做到的事啊。
    
    高露不仅做到了故宫撒欢,还能做到让故宫不惜说蹩脚的谎言来扯淡,替她开脱,谁能做到?哪个富可敌国的“白条猪”能做到?
    
    高露为什么能呢?他是何长工的孙媳妇,何长工是跟住猪毛打天下的功臣,据说他促成了井冈山会师,没有他就没有中共的天下,这功劳能小的了吗?在中共权贵排行中这是响当当、能站前几排的人物字号。
    
    至于宿州穿睡衣上街被姓名、照片一块披露的韭菜,你会认为他们和高露是人人平等吗?
    
    中国人已经到了没有身份证寸步难移的网格化操控的电子奴隶状态:坐车五里地,中共政府要知道你的一动一作,马路上一颦一笑中共要知道你为谁开心为谁愁。但从深潭向上看,高露小姐已经去故宫撒欢了!
    
    教科书、央视、党媒在教育我们,人人平等,你信吗?
    
    其七,吴花燕饿死了。今日中国,高露的天堂,吴花燕的地狱。没错吧?
    ······
    从实然来推导一遍:因为人人不平等,所以中共国有权贵、有贱民,权贵有一切权力,贱民则基本形同奴隶;因而国家掌握在权贵手里,而贱民仅仅是被统治者;
    
    再推一步,因为贱民于国无分,不被当做人看待,所以这个国家最大的目标是保持权贵的统治权,而无权利的贱民则随时可以被当做代价牺牲掉;继续推导,因为权力的不公平因而社会不公平,因此才有掩盖瘟疫真相,任由贱民惨死,还要为伟人营造大开心、大快乐的尧天舜日,也才有了高露炫贵,花燕饿死的悲剧;因为权力属于权贵,所以当纰漏发生的时候,他们第一要保障的是统治权,而不是人命,所以继续愚民就成了常态······
    
    请读者回头想想,十几年前萨斯横扫中国的时候,和今日完全同一个路经,国人的苦难就是这样在轮回,思之可叹!
    
    如果人人平等,真正实现共和,自己的政府服务自己,人还是会被当做是人的;人既然是人就有言论和获取信息的权力;自己的政府服务自己,当然不能掩盖真相,任由瘟疫传播;人人共和的政府,没了特权,就没了受欺凌的韭菜和被饿死的吴花燕了;为民服务的政府自然不能永远有理,干得好继续干,干不好下台,哪能一边造孽一边做永远正确的圣人呢?······总之,国家要是人民的国家,这是上述一切问题的根本。
    
    防控新病毒需要旧常识
    
    中国新病毒能不能防控呢?
    
    这几天防控新病毒的各种帖子满天飞,道士说念咒,和尚说念经,中医说吃蝙蝠治肺炎······
    
    笔者认为,防控中国新病毒最需要的还是世界几百年就流行了的旧常识。
    
    抄几段旧常识来看:
    
    300多年前,洛克说:权力不可私有,财产不可公有。否则,人类将进入灾难之门。洛克还说:政治权力唯一目的是公众福利,包括保护生命财产自由。
    
    200多年前,孟德斯鸠说:极之而三权者合,既议其法令,又主其施行,又审其所行者与法之离合,是立法行政司法三权者聚而集于一人一众之身,是一人一众者,无论为贵族,为平民,其治皆真专制,虽有粟且不得食,,国群自由云乎哉?
    200多年前,华盛顿说:如果言论自由被剥夺,我们就会像是沉默的羔羊,被领向屠宰场。
    
    100多年前,阿克顿勋爵说: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
    
    这几句话都是耳熟能详的俗套子了,但之所以耳熟能详是因为文明国度已经将这些常识作为立国根本,实行了一两百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但,虽然是常识,在中国这块地至今是严禁品。
    
    数数历史上查禁私盐的几位排头兵,魏源“师夷长技以制夷”,连常识提都不提;张之洞“东学为体,西学为用”是要明确剔除这份常识;毛腊肉“知识越多越反动”要把这份常识幽闭夹边沟,斩尽杀绝;邓屠夫“四项基本原则”是要严防死守,防止“改革开放”中夹带私货;当今伟人习皇帝更粗野,“该改的、能改的我们坚决改,不该改的、不能改的坚决不改”,但该不该、能不能,他说了算,常识云乎哉?人民云乎哉?主权云乎哉?
    
    灭绝常识还想要自称伟人、尧天舜日,也只有包子才有这样的厚皮了!
    
    笑骂归笑骂,真正国泰民安、喜乐祥和,恐怕还要靠这几条文明世界的旧常识呢!不信我们依据上述常识从应然推导看看:
    
    因为人人平等,权力公有,所以实现共和,建立万民公有的政府,既然是民有的政府自然为民服务,做不好就下台换人,这样的政府会为了伟人的开心掩盖瘟疫真相、糟践万千黎民生命吗?如此,武汉官方掩盖瘟疫的罪恶完全可以免除了;
    
    因为知道绝对权力会制造罪恶,所以权力要有分立,为民造福的政府继续执政,为民造孽的政府下台追责。如此,一个造孽的政府就不是一个既做运动员又做裁判员的全权政府,政法委不需要在瘟疫流传、草菅人命之后再出来自证清白、道德说教、欺世惑民了;
    
    因为权力公有,法律成了所有人的行为准则,所谓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如此高露还能故宫炫贵吗?而底层民众还能被权力霸陵作践吗?
    
    因为有言论自由,瘟疫信息第一时间引起政府和公众重视,第一时间开始防治,如此,可以免去抓捕“造谣、传谣”,掩盖真相的罪恶了;
    ······
    几百年的常识在当今文明国家早已精密实施,成了五尺孩童都懂的口头禅,但回首家国,还在被人为封闭在文明世界之外,忍受暴政专制之苦,予心之悲,不可名状,读者自有知者。
    
    春节在即,武汉突然“封城”,一任其自生自死,而当今伟人依然占据所有媒体的头版,作为赵家庄园主喜乐祥和的春节早就开始了,韭菜贱民的生命自然不在中共权贵眼里。
    
    掷笔之际,废书三叹,武汉千万人口,他们是谁人的父母,他们又是谁人的儿女?瘟疫流行之际再加暴政之苦,父哭其子,妻哭其夫,有病不得医,临行不得见的人间巨痛,正在摧残这座城市的黎民······
    
    站起来做个人,能早一天不要晚一天呢······
    
    建刚草草
    美东时间2020年1月22日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1222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74
  •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73
  •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72
  •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71
  • 郭虚无缥缈的数字世界
  • 血汗钱创造历史
  •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70
  •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69
  •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68
  •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67
  •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66
  • 建议中央:抗疫胜利了,建立一座抗疫纪念碑
  • 新冠状病毒冲击下,中共政权危机全面加深的信号
  • 日本为何流行自杀
  •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65
  •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64
  • 博客最新文章:
  • 生命禅院证明上帝存在的例证——两性愉悦,不仅仅是为了传宗接代
  • 谢选骏自作多情的名望
  • 胡志伟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88
  • 谢选骏世界卫生组织一张乌鸦嘴
  • 张杰博闻作家方方羞辱了谁?“财新”顶风发声底气何来?
  • 仙鹤草包装戏法掩颓势败絮其中苦支撑
  • 胡志伟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87
  • 谢选骏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也打不过上帝
  • 东方安澜台湾行记(三)
  • 胡志伟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86
  • 台湾小小妮阿基拉預言🔥
  • 胡志伟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85
  • 严家祺《人生列车》连载15于浩成:世事一场大梦
  • 徐文立贺信彤徐文立:習共開了世界外交史一大惡例,善良的人們要警惕啊
  • 曾节明新冠状惊人规律:越挺共越染病,新冠状病毒是上天派来结束
  • 谢选骏武汉封城就是“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 台湾小小妮💩
    论坛最新文章:
  • 惊传新冠肺炎击到伊朗副总统 全球最高官员确诊
  • 意大利新冠肺炎爆炸蔓延 源头有指或为温州
  • 新冠肺炎 甩冤枉? 专家揭湖北瞒报人传人延误防控
  • 巴黎运河的前世今生(一)
  • 数千亿蝗虫临近威胁 10万浙江鸭拟赴巴杀虫计划或告吹
  • 钟南山称新冠肺炎不一定发源在中国 疫情四月底可控 网友如
  • 韩“新天地教会”渗进中国 当局急全面追查
  • 法国猪肉不久将通过“丝绸之路”运往中国
  • 财经捅天? 揭官方去年年底已隐匿疫情疑促毁证
  • 日内瓦新冠肺炎2确诊 引来对世卫组织嘲讽
  • 韩国新冠肺炎疫情大爆发 美韩罕见推迟联合军演
  • 法国菲永诉讼案今天再开庭 辩方冀另类释法推翻诉讼
  • 退出中国市场后家乐福重获生机
  • 法国新增6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
  • 台湾加入新冠肺炎新药瑞德西韦多国临床试验最快三月开始治
  • 疫情下香港有个2万人居住的孤岛只有一家超市
  • 中国宣传机器难以招架来势汹汹的病毒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