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文渊:“六四” 导致了改革开放的停顿甚至倒退吗?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6月09日 转载)
    
    ——纪念伟大的六四运动三十周年
    

    来源:华夏文摘
    
    由纪念胡耀邦去世为发端,以“反腐败、反官倒”为口号,以北京青年学生为主力,最后发展成声势浩大的全国、全民民主运动的“六四”过去整整三十年了。由于以中国极权独裁政权为代表的反动势力,连续不断地对其造谣、污蔑和诋毁,对舆论和不同言论、思想的疯狂封锁、钳制和镇压,至今在国内的公开场合和所有媒体上,已听不到有关这场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运动的任何声音。年轻的一代,更不知道六四为何物,间或听到的也只是与“暴徒”、“暴乱”有关的只字片语。
    墨写的谎言掩盖不了血浸的事实,对此,历史早已做了不可辩驳的明证,面对事实,几十年来,就连中共自己都早已不敢再去重复这些谎言。在事过不久,就将其定性由“政治动乱”悄悄地改为“政治风波”。多年以后,李鹏在自己的回忆录中,极力撇清自己与六四屠杀的关系,把一切罪责推给邓小平,认为自己只是在执行上级领导(当然就是邓小平)的命令和组织决议。已化作灰尘的邓小平无法为自己辩白,他的子女们则起劲地为其洗地,抱怨是被一些不负责任的意见和情绪所左右,下边一群奸佞们一边故意扩大冲突,激化矛盾,又一边谎报军情,误导了邓的判断和决心。在美国安享自由、民主的袁木,当人问起六四的实情时,也只是尴尬地顾左右而言他,只能呵呵。
    由于中共常年来连篇累牍的洗地和歪曲,不少同情并反对镇压六四的人也有许多糊涂认识,说什么六四运动使得“邓小平改革开放的路线受到了严重干扰,而导致了改革开放的停顿甚至倒退。”他们错误地认为因着六四运动,共产党内较开明、有强烈改革意识和决心的力量被彻底肃清,全军覆没,从而导致了中国民主化的进程的停顿和倒退。这不过是那些糊涂虫们的一厢情愿而已,更是那些双手沾满鲜血的刽子手和极权的铁杆维护者编造出以混淆视听的谎言。邓小平从来就没有将中国引向自由、民主的普世之路的政治改革意愿,更没有任何行动。从文革后复出的邓小平的政治轨迹来看,更能看清这一点。
    从七十年代底到八十年代,中国社会的各阶层从不同的角度,曾对文革和罪魁毛进行了不懈的清算和批判,并由此发端了中国民主、自由运动的启蒙。七八年底出现了被称为“北京之春”的西单民主墙的事件,民众贴出了批毛和要求肃清专制余毒、要民主、要言论自由的大字报。刚刚复出上台,执掌权柄还没有站稳脚跟的邓小平,羽翼未丰,还不能完全“独断乾坤”,他从中看到了机会。只有批毛清算文革,才能笼络被十年文革浩劫涤荡殆尽的民心,才能掌握话语权,才能树立自己的权威,东山再起,继而掌控大局。于是他要借“民主”来笼络民心,借“民主”这个“钟馗”,来捉毛的阴魂和四人帮余毒之鬼,以树立自己的绝对权威,达到篡权和个人独裁的目的。
    在邓的支持下,随着民主化运动的深入和发展,民主墙开启的启蒙运动迅速遍及至全国,在随后的几年中有近百份、仅北京就有50余种非官方刊物出版。随着对毛和文革的深入批判,不可避免地触及到毛的个人独裁和实行政治民主化的问题,挖到了共产党一党专政的极权根子,开始动摇中共的极权独裁政权。作为和毛一样的独裁者及邓小平固有的局限性,在政治上,邓小平和毛本质上没有任何区别,他们都是中共封建极权、独裁、一党专政政权的建立者和维护者,他们都是竭尽全力用铁腕手段残酷镇压、取缔一切民主、自由思想的暴君。他们都不可能进行任何实质性的政治改革,不可能放弃极权和独裁,指望他们将中国引上民主自由的普世之路,不过是与虎谋皮的痴心妄想。邓曾是毛的左膀右臂,助纣为虐,几乎参与了毛除文革外的所有罪恶。所以,他不可能彻底批毛和他的所有罪行,不可能彻底摈弃毛安身立命的意识形态和专制、独裁,甚至对连他自己都受害的文革的批判和否定都是极其勉强的。因而他绝不会任这股民主、自由的洪流蔓延在中国大地,淹没他们的一党专制政权。随着地位的稳固,到了八十年代,他自忖已大权在握,已无人能撼动和挑战自己,于是开始露出屠夫的狰狞面目。
    其实“民主墙运动”中表达的言论,总体来看是相对温和的,是理性的,他们对四九年以来,毛实行过的政策和发动的一系列运动,特别是反右和文革做了认真、深刻的反思,并对其从理论到手段,进行了深入的批判和清算,以图为改革开放的中国找出一条避免重蹈覆辙的新路来。“民主墙运动”始终紧扣批毛的错误路线和反对文革复辟这两大议题。但这些尽管是温良恭俭让的思想和言论,却已触到极权的底线。对于共产独裁极权而言,无论思想和言论是否激进,只要是和他们不同步的异议思想,就都是危险的,就必须要取缔,必须将其扼杀在萌芽状态。钳制一切独立的声音,取消独立的言论空间,以防政治反对派别的形成,直接威胁到极权的生存,这就是极权的逻辑。
    邓小平先以铁腕手段摧毁民主墙,逮捕民主运动的活跃分子,用流氓手段以莫须有的罪名判处不畏强暴,敢于出头的魏京生十五年徒刑,以警效尤。又取缔大字报和查封民办刊物,并在1980年9月的五届人大三次会议张宣布取消“四大”(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于是一场轰轰烈烈、原本很有希望和前途的民主、自由启蒙运动,就这样生生地被独夫民贼们扼杀在摇篮里。中国的民主、自由启蒙运动并没有被完全斩草除根,在此后的政治严冬中依然在顽强地抗争着,并逐渐地深入人心,高校成了主阵地,最后发展为规模宏大的六四运动就是其必然的轨迹。
    这些事实都是发生在“六四”之前,既没有暴徒,也没有暴行,但只要触及民主、自由、政治改革这些共产党的痛点,邓小平都会毫不迟疑地予以残酷的打击和镇压。他所展现出的一点开明和推出一些所谓“朝向民主方向的宽松政策”,只不过是为避免中共一党专政破产而不得已而为的权宜之计而已。六四只不过是一个导火索,加快了邓小平打压、摧毁民主自由思潮的步伐和力度,不论其是否发生,邓小平维护一党专政和个人独裁的本性都是不可能改变的,他都不会容许中国走上民主自由的道路。所谓“‘六四’以后,本来是很有希望的自上而下的中国民主化转型之路被迫中断,一些本来朝向民主方向的宽松政策被取消。”只是罔顾历史事实睁眼说瞎话罢了。
    其实无论是否有“六四”运动的发生,邓小平都不会在中国进行真正的政治改革,充其量也只是做一些有限的经济改革。只是将资本主义从十九世纪开始的原始、野蛮的资本积累到二十世高速发展的数百年的过程,浓缩后同时套搬到中国来,取代了毛时代的计划经济,利用资本的贪婪、中国低人权、甚者无人权和人口红利的低成本优势,造就了一时的经济高速发展而已。无论是否有六四发生,邓都不会容许民主、自由运动的存在,他会不遗余力地维护一党专政和他们的既得利益。其实早在六四之前他已经扒下“普通党员”的面具,轻而易举地放倒了胡耀邦这个共产党内名义上的最高领导、“较开明、有强烈改革意识和决心的力量”的代表人物。假设没有六四,赵紫阳如敢离经叛道,在政治改革的道路上哪怕迈出一小步,他也一定会得到和胡耀邦同样的下场。
    2019年6月4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46103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民生观察:强烈要求中共终结“六四”镇压体制
·葫芦:六四期间倒习文章疯传 川习G20峰会后会晤
·六四事件30周年 点点烛光再度在维园亮起 (图)
·六四屠杀催化了东欧共产政权和平解体? (图)
·重发我在六四二十周年的思考
·六四之后中国制造——文明的冲突 (图)
·陈维健:习近平冒天下之大不韪肯定六四屠杀
·【我的六四】原军报记者:六四有可能重演! (图)
·伊利夏提:五四到六四:对维吾尔人的影响(一) (图)
·徐文立回忆「六四惨案」及案后被杀害的邻居「嘎子」 (图)
·葫芦:美国国会举行六四听证会 十八万香港人悼念六四
·尤维洁:把六四屠杀的罪恶永远钉在中国历史的耻辱柱上 (图)
·林培瑞:我们为什么记得六四
·思泰:六四北京气氛诡异 魏凤和说出了习近平的心里话
·王策:“六四”三十年与中国民主转型三条路径
·突如其来恐怖: 瑞士人如是叙述30年前六四 (图)
·未真正翻过六四一页 中国就无法真正大国崛起 (图)
·王策:反思“六四” 超越“六四” 创建中国民主宪政 (图)
·六四30年祭:屠杀责任与平反和赔偿路线图 (图)
·六四成中国走向国家资本主义和监控狂的起点 (图)
·“六四”前后各地维权人士被维稳情况
·“六四”谢文飞被拘留 林明杰被抓走 (图)
·六四30周年 中共非法稳控情况汇编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八九之子3——胡石根 (图)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八九之子4——谢长发 (图)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八九之子5——刘贤斌 (图)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八九之子7——陈兵 (图)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八九之子9——郭飞雄 (图)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八九之子10——吕耿松 (图)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八九之子11——陈树庆 (图)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八九之子12——夏霖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八九之子13——周勇军 (图)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八九之子14——刘少明 (图)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八九之子15——姜野飞 (图)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八九之子16——沈良庆 (图)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八九之子17——李必丰 (图)
·六四期间微信封账号,阻止敏感数额的汇款 (图)
·六四祭 (图)
·查建国致全国人大公开信促彻查六四事件真相 (图)
·报道纪念六四 英媒《卫报》证再被中国封锁 (图)
·徐文立忆“六四惨案”及后被杀害的邻居“嘎子” (图)
·【我的六四】一名上海工程师的回忆 (图)
·美联社忆“六四”:戒严部队围攻外国记者 (图)
·王丹谈“六四”三十周年:重新记忆、再次出发 (图)
·《华盛顿邮报》记者回忆六四 :成都军人集体枪毙市民 (图)
·【我的六四】《华盛顿邮报》记者回忆六四 :成都军人集体枪毙市民 (图)
·“六四”天安门外全国60多个城市发生了什么? (图)
·89六四30年前今天解放军天安门镇压开第一枪 (图)
·六四30周年前 港出版六四机密文件《最后的秘密》 (图)
·法德文化台ARTE将在六四晚播纪录片“天安门” (图)
·追忆历史: 六四事件大事记
·“六四与我”:网友讲述个人故事 (图)
·西藏纵览:西藏人与八九.六四天安门学潮 (图)
·痛!“六四”军官谈“六四”亲历
·六四亲历者首次打破沉默 吁公开清算
·法国汉学家侯芷明忆六四 (图)
·《解放军报》前记者江林谈亲眼所见六四屠杀 (图)
·加拿大记者修复珍贵片段重现六四屠城恐怖一幕 (图)
·2000张冒险带出的"六四"底片: 永恒的瞬间,历史的见证 (图)
·六四三十周年 吴仁华亲睹学生命丧坦克下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