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王藏:与老婆谈形容词之毒引发人性、道德和审美霸权的短交流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5月06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王藏更多文章请看王藏专栏
    
    整理自王藏臉書
    
    

    (筆者所言略有補充、訂正。他言一字未動。)
    
    Meng Yangzheng:人的概念中是有美醜之分的,也有私人領域和公共領域之分。有些事,比如性事,吃喝拉撒等屬於私人領域,如果拿出來事無巨細的說,就會影響美感,令人不快。愛情是不分人種的共同話題,有很多精神方面的美好感受。誠然在愛情中,人們的吃喝拉撒生活細節中也有愛的表現,但是如果這方面著墨過重,反而會影響詩歌的美感。對邪惡的曝光也有類似問題。我想詩歌最初是用來歌頌神的。所以我看寫詩還是應該走傳統的路,傳達傳統的美感。至於詩歌的曲折表達,同意你的說法。
    
    王藏:關於新詩,傳統詩學某類(非優異那類)「美學霸權禁錮」持續存在,而自由詩寫,就要祛除自身、某些傳統弊端規劃和黨文化思想和極權美學禁錮——人性和真實才是首要。即便古人詩詞,也不盡是「春花秋月」、「瓊樓玉宇」,還有「碩鼠」、「十指黑」、「酒肉臭凍死骨」······不少「豔詩俗詞」及大量青樓風流。每個人對所謂「美、愛、性」都有個人的看法,誰也不強加誰就好。謝謝交流!
    
    關於「性事」或「淫事」,「吃喝拉撒性」不僅是「私人領域」,也是「公共領域」。「食色性也」。我曾說,身處社會的身體本就具有政治敘事。也具公共敘事。「性話語」、「性權利」和「政治話語」、「政治權利」都被壟斷當下,我覺得我們還談得不夠。極權語境大談「理想精神」,扼殺「私人話題」。而詩人張揚「私人話題」,就是反鐵板語境,警惕或抗拒「語境統一光明」。另,性事或淫事不全都是「陰暗」,它是人生主題之一,也是「光明正大」的。我還要說:性愛和情色都是一門藝術(古有春宮圖和各種淫具,今有各種花樣調情,露骨表現)。且,文學和現實之談有同但也有別(如文學用意之別),現實之中亦有別。如:不是所有交往/賣淫都是「下賤」、「不道德」(飽漢不知餓漢飈,還要道德譴責餓漢尋飽,此打著「道德」之名實為不道德;若以今人來看某傳統三妻四妾可否說「淫亂」呢),有的可說淫亂(如以權行淫權色交易),有的是一種你情我願自由交往無關傷害關於性愛/行樂自由或人生及時行樂觀(今朝有酒今朝醉,莫待無花空折枝),有的是自力更生生活方式,有的是為兒為女為家庭之無奈或高尚,有的是觀念表達或行為藝術,如某種女權,如各國某些行為藝術家,如葉海燕為農民工提供性服務,如在下某些行為藝術等等。另,我支持任何國家的「賣淫合法化」。
    
    Meng Yangzheng:以上是個人觀點,供參考。Wang Zang ,關於你提到的人性和真實,我的看法是,在中國大陸,人性被中共肆意踐踏了70年,所以人會有強烈的表達人性的願望。但實際上人性也不是終極目標,因為人性是善惡同在的。真實如果沒有善良的因素同在,摻雜惡的因素的真實是令人不快的。
    
    王藏:您說的也有道理,我理解。文藝表達則不然,文藝創作者不能如黨強加,可以從整體的影射透露,而不在於作品的一些「低俗用語」。如金瓶梅,也如日本導演大島渚,等等,我們不能因此說這樣的作品是「不善的」。另,中外無數文藝作品也不只是要「令人快」的,而是讓人思考。如波德萊爾的惡之花、卡夫卡、叔本華及大量書寫悲觀、扭曲現實或人生絕望或黯淡的作品,讀著也「不快」啊。另,您覺得一個作品要「純潔」或「純粹」或只有「君子國」才「快」,我覺得不僅有單一語言面相,還有三教九流各色人等紛紛心境還摻雜各種滋味/情感/體驗,有「叛離」有「慾望」有「五顏六色」才「快」——另,真實的盼望、理想、自由或解脫、拯救來自歷經平淡、乏味、禁錮、罪惡、墮落、坎坷、滄桑、掙扎、摸索、無助······不來自單一的境遇或象牙的理念或統一的審美。如某名言:「不經劫難磨鍊的超脫是輕佻的,逃避現實的明哲是卑怯的。」所以我說:史詩或大作包羅人生百態而有獨創體系或個性特點,好詩或小詩就人生一隅或美感一種或範例模仿。
    
    Meng Yangzheng:其實金瓶梅之類的作品就是不善的。不但金瓶梅不好,連牡丹亭都是不好的作品。原因就是,作品也傳播的功能,如果一個作品不能鼓勵善良,而是誨淫誨盜,對人就是有害的。那些作品的作者結局都不好。
    
    王藏:我仍認為:文學是文學,文學和宗教,政治和宗教,文學和政治,文學和道德,可以相互影響——但也要分離——文學自有其獨立「本體」(文學中「詩歌」也自有其獨立本體,否則世界無需「詩歌」一詞,「文學」一詞,「美學」一詞,「自由」一詞,只需「宗教」和「道德」,除此任何詞語及其意義皆不需要)。不能(於作品或現實)強求所有人都是信徒或聖人或英雄,也不能以一種宗教或文化去壓制、規劃另一種宗教或文學(可以主觀或引導感化,對極權政治、極端教權主義要抗議抗爭)。何況某些詩人作家,還可以是「道德立法者」。每個人有每個人的「審美趣味」,若要如共黨的「精神文明建設」,要一切作品都思無邪,還要偉光正,這本身就是不善的。 若要「審美強加」,或不允許人性多色或曲深,那人世間所有「犯罪片」、「恐怖片」、「驚悚片」、「戰爭片」、「西部片」、「武俠片」、「荒誕片」、「情色片」······等等及表達語言有陰暗醜陋低俗怪異······的繪畫作品、紀錄片、紀實攝影等等藝術作品——都是不善的,不管作者用意如何,因為涉及到血腥、罪惡、性愛、災難、垃圾、廢墟、恐怖、卑鄙、陰暗、恥辱、空虛、無聊、怪誕、解構等。若如此,各類現實、繁瑣歷史、多元視野、人性複雜、生命色彩多姿就得從文藝作品剝離,只留下全球一樣的「青山綠水」、「鳥語花香」、「田園炊煙」、「鶯歌燕舞」、「純潔無瑕」的烏托邦和童話了——童話裡還有醜陋的巫婆妖魔和壞蛋怪獸描寫呢。另,如您覺得女人光天化日裸體或性交是有傷風化和不善,可我還看出美和自然。
    
    Meng Yangzheng:文化的本賚和根源是什麼?也許你對此問題沒有深入思考過。人是宇宙中的一份子,而不是宇宙的主宰。換句話說,人的想法和行為是有規範的,而不是人想怎麼乾就可以怎麼乾。這不是宗教打壓,而是為人之意義所在。近代的所有文化形式中都有變異的東西,不是說有名的就是好東西。比如你舉的例子,女人公開性交,這是人類不能接受的,不論種族。你非得說那是自然,美,這就是現代變異後的觀念。當然這只是討論,我相信你並不是實際上支持公開性交。
    
    王藏:我支持不支持不是問題關鍵,而是他人若不「違法」(很多作品拓展或表達自由也是不斷挑戰法律和固定道德而獲得的,如曾經金斯堡詩歌被涉嫌違法—後無罪;同性戀違法—後不斷合法;赤裸羞恥—後贊裸體之美······等等),這是人家的自由。文化的本質和根源其實從寫作那天起就持續思考——而我認為,文化多元是常識,你不喜歡一種文化是你的自由,但若要現實壓制或統一審美——這就是惡。
    
    Meng Yangzheng:當然人的行為規範不應該由共黨來規定。關於自由的問題,就像我上面說過的。人的思想和行為都是有規範的。不能隨心所欲,恣意妄為。這個規範就是人的道德。法律是道德的體現。但法律只能規範人惡行,就是人壞到一定程度,就觸犯法律了。在法律之外,是靠人的道德來規範人的行為。所以不是不違法就沒問題。不違法但違背道德也不行。這裡不是談一種文化和另一種文化的區別。而是在整體的談文化的好與壞的問題。好與壞不是說我個人喜歡就是好,不喜歡就是壞。而是符合人類基本道德的是好,不符合的就是不好。
    
    王藏:「違反道德也不行」——想怎麼樣?審查?懲罰?若以前女子包裹嚴實才「道德」,那如今所有裸體寫真藝術、藝術語言赤裸者、穿吊帶衫或比基尼者都該譴責、抵制或處置?真正的思維變異是:除了自己的宗教價值觀或文化道德觀或道德審美觀,其他皆邪或壞。且還認為自身掌握宇宙真理和道德至高點。如此,自由,除了法的層面緯度,那精神上的和現實表現「出格者」都該以自認的「整體」「人類基本道德」來強定、劃一甚至消滅了。我知「道德哲學」深,一言兩語不便談。「道德觀」,更多是律己,或以身作則感染,有底線即可莫強求,若更多律他,或霸道,或顯不顧自由之美的偽善。
    
    附一:王藏:和老婆聊「形容詞之毒」續|2018
    
    老婆:意思就是不能用「溫暖」一詞説溫暖,不能用「壓抑」說壓抑,不能用「我愛你」來寫愛情。
    
    我:詩寫最好避免,但現實中避免不了直白表達,現實中的「直白」方便親切交流,與詩歌的「直白」不是一回事,即便是說完全一樣的事——來到詩寫中,就帶有詩人的語言和思想表達思考。是天然去雕飾定格真相不附加評判強加而留給讀者隨意解讀空間呢,還是只顧自我表達捍衛自身語言聚焦或輻射而引導意趣,這自己作主。
    
    老婆:那你說說不用「壓抑」一詞形容壓抑。
    
    我:現實中說「我近期太壓抑了」,這不是詩,除非與下面的話或整首詩有趣關聯它才是。我們就說一句吧。「我近期太壓抑了」,讀者只是聽到「壓抑」一詞想到你壓抑的心情,究竟你的壓抑有多深是什麼樣的,讀者一概不知,所以說了等於白說。現實中也說「石頭堵在心裡」也比直接說「壓抑」真切。但「石頭堵在心裡」說爛了,說多的表達就成了「結構禁錮」,寫到詩中也沒任何意思。可以更進一小步:「我分秒呼吸著石頭」。但提到壓抑就想到石頭,這也是套路,如「我在水底」、「我將哭笑出來」、「笑著哭」、「哭著笑」、「不言不語」、「抓頭髮」、「打碎玻璃」等等一般還是套路。若用口語,這麼說吧:「以前他摳鼻屎摳完就彈掉/現在摳完卻在手中揉來挫去」,這麼說也比直接說「壓抑」強。若不想用口語,因與內心的複雜壓抑還差太多,也可以這麼寫,我想想······就寫「馬桶是心臟,每天接納著排泄,還一直沖不掉」,應該算壓抑了,至少比「心如亂麻」還形象些。什麼「心如刀絞」、「心如刀割」、「四面擠壓」······用在詩中,那詩定是很爛的。
    
    老婆:不用「我愛你」怎麼表達愛呢?
    
    我:生活中千言萬語不如這話直接明瞭,沒有比這話更真切的了,但很多時候也沒有比這話更虛假或輕浮了。我們東方人不習慣天天說,習慣深藏,西方人隨時說,我也希望我們隨時說。但說多好聽依然不如生活細節行為。重要的話不是在喜樂時候說,而是在艱難時刻依然說才顯得更真實。但是,用在詩歌中就不怎麼具體,要避免「慣用語」。
    
    老婆:你要怎麼寫才有趣呢?
    
    我:比如這樣寫:「初戀時我只顧著自己爽/如今每次要射前都盡力忍住,問你/你快了嗎」,這樣寫總比直接寫「我愛你」更具體和真實些。或者這麼寫:「以前我喜歡在上面/如今更喜歡在你下面」。
    
    老婆:你真是三點水那個「濕人」啊!
    
    我:你就喜歡我濕!
    
    老婆: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還寫詩。
    
    我:我寫詩還為盡力避免成流氓。
    
    老婆:你隨時表達「惡」,你表達時想些什麼!
    
    我:地球上所有語言的形容詞甚至外星人的形容詞都不足以「形容」惡,比如「邪惡透頂」,光聽這詞應該是形容惡的極致了,但是把這詞用在詩歌中就相反,會大幅度減弱「惡」的份量,甚至空洞無感。比如「它們邪惡透頂」,太空泛了,讀者真感受不到「形容詞」要描述的東西,也感受不到你真誠的「憤怒」和「批判」。形容詞是極度有限的,如同人類的想象力很多時候在殘酷的現實魔幻前,都顯得普通。現實的動作發生,超過形容詞,也超過想象力。所以我以前說:只需儘量如實紀錄或貼近現實真相、思想真相和內心真相就幾乎具備了文學的各種色彩:現實的,批判現實的,現實魔幻的,魔幻現實的,潛藏的理想主義、浪漫主義、唯美主義,意識流的,想象力的······最主要的,具備了文學的重要品質:良知,人道主義和悲憫——這些對於特殊的極權社會,可以說是最重要的品質。再者,形容詞遠遠不能描述大千世界的流動和複雜,更不能細微地表達人心思想——形容詞是非常侷限和軟弱無力的。
    
    老婆:你要怎麼不用「邪惡透頂」而寫出邪惡透頂呢?
    
    我:怎麼感覺你是在採訪索爾仁尼琴呢,不是了解我的老婆呢,呵呵!
    
    老婆:我是在請教詩歌寫法,怎麼,嫌我寫不了詩?
    
    我:不是啊,每個人都是詩人,只要盡力除掉這麼多年土賊對我們的思想洗腦和精神殖民。你要寫起來,定會成大詩人,比我好!
    
    老婆:就如實紀錄就行了嗎?
    
    我:用貼近真實和真相的簡練語言紀錄或還原,或以個性語言提煉為一種「普遍真相」或「普遍情感」或「獨立思想」,但要除去影響水落石出的多餘語言遊戲,如雕塑,除掉多餘的,而不是用材料累積捏造成。乾淨利索!
    
    老婆:哦!
    
    我:比如我以前寫基督徒訪民朱桂琴,這麼寫「他們邊做邊問她/爽不爽?我的雞巴大不大?」,這我就是如實紀錄截訪人員對她的強姦,沒有用一個「邪惡」字樣,可讀者應該體會得到馬三家女子勞教所的罪惡,不止馬三家,一國的真相。其中我也沒有任何評判,也沒有任何憤怒言詞,但我的心痛,不言而喻。很多人或許會說,這沒有詩意,不是詩,是詩還是最低俗那種!可寫「美麗」就代表他們心靈「美麗」嗎?用「低俗詞語」就代表那人「低俗」嗎?很多時候正相反!當下,很多時候「審醜」、「審假」、「審惡」、「審真」等都勝過很多作為極權花邊的「審美」——文革那麼醜陋,很多畫家「萬山紅遍」,他們的畫「美」嗎?語言外表算「美」,但內核一點都不美,是紅色垃圾,是醜陋!比如有些人去西藏,用高大上語言去附和CCAV的「大美西藏」,或許不是附和,他們就是去發現「美」的。我當然承認西藏是世界最美地之一,可詩人,真正靈魂高貴的詩人,會發現自然生態的毀滅,各種湧入、急遽擴張的醜。比如我還多次寫「自焚」——我至少比那些統治者毀滅者踐踏破壞者、大漢沙文主義者更愛圖博特之美,我的愛也比他們真!
    
    老婆:嗯,是的!
    
    附二:王藏:和老婆聊形容詞之毒|2018
    
    王藏:老婆今天稍不抑鬱,和我聊詩。
    
    老婆:以前你說寫詩少用或最好不用形容詞?
    
    我:是的。除非根據上下關聯不得不用。形容詞是詩寫病症和時代病症之一:於詩,是思想貧乏和語言墮落表現,難避免虛情假意和「詩俗」;於時代,是「黨文化」構成,是「粉飾」詞庫,是禁錮之中的自我禁錮。
    
    老婆:別故作高深,簡單些。
    
    我:詩寫中的「形容詞」減弱表達深度和緯度,導致「平鋪淺敘」而消解詩寫個性,也消解表達對象所能指的時空。
    
    老婆:簡單說!
    
    我:你不能用「美麗」一詞形容美麗,那世界還需要詩歌幹嘛?詩歌是語言精華,也是語言的無限可能,所以必須擺脫任何導致「平庸」之毒。如你看著一朵玫瑰很美,你不能就這樣寫:我看著一朵美麗的玫瑰。我讀來這玫瑰就一點不美,很普通,沒任何感覺。
    
    老婆:要怎麼寫?
    
    我:無數種寫法,以「思想」和「直覺」來寫,又要貼近當時自己的心情或心理,另還要在腦海排除你印象中讀過的前人的表達方式。任何人的表達代替不了你的內心真實,詩歌寫出來別人讀到若有類似感想,也只能說別人是「貼近共鳴」你,或者你不單寫你,還寫出人性相通的既獨立又普遍的情感。
    
    老婆:趕緊說,你要怎麼寫玫瑰的美麗。
    
    我:其中一種,如:「眼前的玫瑰讓我下體發癢。」為什麼呢,你或許覺得我抑鬱,被現實壓抑,看到玫瑰,下體發癢,也可能與玫瑰有關的事物,已離我太遠,可又在慾望。還可以這麼寫:「玫瑰的灰燼撲來咬碎眼球」。其中有隱隱的痛,不能說沒有寫出玫瑰和相關東西的美,而正是太美,所以讓人痛。或者這麼寫:「玫瑰開放的不過是情人和世界的血」,這麼寫,總比直接描繪有意思。或者這麼寫:「玫瑰收藏著我所有的惡意。」這麼寫,是自嘲和自我批判人性之惡。同時也不光是惡,是愛到深處成一種絕對的侵佔之情,或者還有其它意思,如玫瑰的愛,把我惡意隨時收藏,我不斷在惡的消解中遺留一點愛······等等,太多種表達,都可以避開「美麗」一詞而寫出美。時空是動的,一切都在流動,所以形容詞是死的,多用動詞,才能貼近鮮活。上面例舉的是相對不普通寫法,因還有「關聯」,仍不夠個性,最好打破有「固化」嫌疑的表達,更跳躍些。當然,也可以以不變應萬變,大智若愚,「透徹而直白」,如其中一種表達:「玫瑰一動不動,不死不活」,或「玫瑰的屍體死不瞑目」,或「玫瑰在那裡,刺不過是擺設,或抗拒」,或者「玫瑰喝著自己的血」,或者「玫瑰一絲不掛獨立/暴君卻隨時脫褲,提褲」······等等。如果非用「美麗」一詞不可,那整句話和後面的話連起來也要有點意思,如:「我看著一朵美麗的玫瑰/心裡卻想著人間最骯髒的事」。
    
    老婆:好吧,玫瑰讓你下體發癢,我已經老了。
    
    我:剛才談的是詩,別亂想啊!
    
    (随后,我把剛才和老婆閒聊隨口說的,組成一詩)
    
    眼前的玫瑰
    
    王藏
    
    眼前的玫瑰讓我下體發癢
    玫瑰的灰燼撲來咬碎眼球
    玫瑰收藏著我所有的惡意
    玫瑰開放的不過是情人和世界的血
    
    玫瑰一動不動,不死不活
    玫瑰的屍體死不瞑目
    玫瑰在那裡,刺不過是擺設或抗拒
    玫瑰喝著自己的血
    
    玫瑰一絲不掛獨立
    暴君卻隨時脫褲,提褲
    
    我看著一朵美麗的玫瑰
    心裡卻想著人間最骯髒的事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88110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王藏:对素质论/传统导致论的又一次抵制 (图)
·王藏:履带在香江飘扬穿梭|再给我一枪(六首歌词) (图)
·王藏:梅毒和霉毒是家常便饭(组诗)
·王藏:总有一款爆炸穿透你我(组诗)
·王藏:戴上避孕套写诗(组诗) (图)
·王藏:妈妈,吃霉变猪食的我请您别跪下 (图)
·王藏:赞709爱人削发,微言浅解 (图)
·王藏:七送孟浪 (图)
·王藏:六送孟浪 (图)
·王藏:铁履下再送诗友孟浪一程 (图)
·王藏:五送孟浪 (图)
·王藏:送別孟浪 (图)
·张嘉谚:“抗命诗人”与“锋尖写作”—王藏诗歌创作论 (图)
·长诗:抑郁 /王藏 (图)
·王藏:我庆幸幸那些死掉的生命 (图)
·王藏:给打了鸡血挺小崔的瓜民泼点凉水 (图)
·王藏:隋牧青律师对孙世华律师案的语录
·王藏:云南楚雄小学校长王静不顾学生被暴力,还欲开除我儿子 (图)
·王藏:512祭:有关伤口,或无关疼痛 (图)
·王藏:词语陷阱(組詩) (图)
·压力大曾患精神病 王藏妻子跳湖获救 (图)
·王藏被逼迁受国际关注 八国外交官齐送暖
·旧账新算?诗人王藏再被中共逼迁 (图)
·国际社会众多国家关注王藏一家处境 (图)
·快讯:北京宋庄异议诗人王藏住处恢复水电供应
·加拿大外交官夜访王藏 广州国保驱赶华春辉夫妇
·陈家坪:用黑夜喊亮天空—见证王藏一家再次被逼迁 (图)
·各界声评王藏一家正被非法逼迁(之一、二) (图)
·诗人王藏在北京宋庄工作室再遭逼迁 (图)
·独立中文笔会自由写作奖得主 诗人王藏的严正声明 (图)
·先锋诗人王藏获独立中文笔会自由写作奖 (图)
·高克在计划外突然在北京会见王藏等民间人士 (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热烈欢迎王藏等友人出狱
·北京诗人王藏、艺术家追魂获释
·王藏、张淼、追魂、朱雁光已走出看守所 (图)
·因声援香港占中而被捕的艺术家追魂与王藏今获释
·关注:王藏妻子王丽被抢劫 (图)
·律师再次会见王藏 王藏现在谦抑淡定
·隋牧青律师:会见王藏通报
·隋牧青:会见诗人王藏通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