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言论不自由泛滥到了自由世界——伦敦书展拾遗/齐家贞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4月30日 来稿)
    
    齊家貞(墨爾本)
     (博讯 boxun.com)

    4月5號,我讀了獨立中文筆會給英國文化協會公開信的最後定稿,已經有不少其它文學組織簽名附議了——齊氏文化基金會在初稿時就參加了連署——我一面把英文稿印出來,一面申請:“Ian,我要去參加倫敦書展!”他是家庭財政部長,管錢,讀完英文信,Ian說:“好,你去!”有人付錢,我快速行動,連頭到尾不到半小時,信用卡付費機票也買好了,萬事俱備。
    
    計劃外的旅行使朋友覺得突然,我自己也覺得突然。
    
    英國文化協會負責的2012年倫敦書展,選擇中國為主賓國,這沒錯,如此14億人口的國家不應該也不可能排除于世界活動之外,只是,英國在頂級大國與耀眼的鈔票面前,不顧體面放棄立場,無條件聽憑中國新聞出版總署——文學殺手——的指揮,使這個世界聞名的書展蒙羞,我極為震驚、失望,Ian也極為震驚、失望。
    
    就這樣,我氣衝衝興衝衝離開墨爾本到達倫敦。
    
    從機場到旅館的路上,巨大的中國主賓國的書展廣告已經矗立,小男孩托著一本翻開的大書,大書像飛鳥,展開翅膀自由地飛向藍天。很有象徵意義,很有派頭,也很自由。
    獨立中文筆會最終決定租用一個攤位。因為事前沒申請該項費用,無處列支,由會員籌集七千美元支撐。擔心英國文化協會順從中國老闆旨意刁難筆會,筆會以香港五七學社出版公司的名義租下了這個22平米的“單細胞”地盤,貼在牆上的橫幅主僕顛倒,“五七學社出版公司”的頭銜在上面,字很大,“獨立中文筆會”的名份居下,字小多了,以免“獨立”二字刺激某些人的神經。不過,劉曉波和其他獄中作家的照片都貼在顯眼的地方,讀者們注意到了我們的獨立不羈和我們的良苦用心。
    
    為了防備被麻煩,大家做了各種準備,如此如此這般這般,經驗豐富的實幹家對我們耳提面命。我的眼睛都驚大了,在英國這個自由的國度裡,我們好像在搞秘密地下活動,我澳憨的頭腦跟不上,有點顛顛咚咚的。
    
    筆會一共有八位會員參與,廖天琪、馬建、貝嶺、徐澤榮、張樸、張戎、小喬、齊家貞,攤位主要由三個女會員看守,廖天琪、小喬和我。
    
    書展是4月16-18號,我們的活動提前了一天。
    
    15號下午兩點半,西藏筆會、新疆筆會、獨立中文筆會聯合舉辦了座談會。主持人只給每個筆會15分鐘,那兩個筆會各一個代表,他們發言的時間比較充裕,我們是三個人分講,時間就比較緊張。
    
    西藏筆會代表講述藏文化的特色並朗讀了不少藏人作家美麗的詩文,他們以野牦牛形容自己;新疆筆會代表主要講了一個作家寫的有隻鳥關在籠子裡慢慢死去的故事,他們以野鴿子自詡。野牦牛野鴿子,都追尋自由。
    
    坐了十一年長牢,去年才釋放的獨立筆會會員徐澤榮先發言。他原是英國牛津大學博士,現在牛津大學做訪問學者寫書。徐澤榮以他流暢的英文要言不煩地講了七、八點,讓聽眾自己去理解所謂“洩露國家機密”的事實,以及他獄中的思考及寫作。苦難已成昨日,今天,他保持真誠大度冷靜。
    
    筆會會長廖天琪指責英國文化協會聽從中國新聞出版署指揮,罔顧中國異議作家及眾多獄中作家包括劉曉波、朱虞夫、楊天水等以及不少西藏、新疆作家在內因言獲罪的現實。她特別對最近不斷出現的藏人自焚事件表示深深的同情與作為一個漢人的歉意。她最後說:“我不多講了,剩下的時間我要留給齊家貞講她的故事。”
    
    齊家貞的故事是老故事,可老故事還在中國繼續,她得咬住不放。我說:“我的父親是第一代囚徒,我是第二代,徐澤榮是第三代,劉曉波是第四代,五代六代,這種無辜者坐牢的事情從來沒有停止過。這就是我對英國文化協會與中國新聞出版署親密合作感到震驚和失望的原因。但是,我相信英國人民是偉大的,他們會對英國文化協會說No,就像幾個月前對待“世界新聞”電話竊聽醜聞一樣!”
    
    英國聞名的雙語作家記者梅兆贊第一個站起來發言。他不年輕了,但他臉上刻下的熱情與正直一望而知,很容易想像二十多年前梅兆贊在六四天安門前看見了什麽,思考了什麽,從而清楚他爲什麽一貫支持中國人的民主訴求。他說:“和你們一樣,我們對英國文化協會這次的做法也非常厭惡,它帶給我們恥辱,我們與你們站在一起。”
    
    除了發言的三個人,到場的筆會會員還有張樸,小喬,“滿屋子都是孩子”的馬建坐火車來,又迷了路,他趕得氣咻咻的。
    
    下午傳來情報,主賓國原定書展第一天上午在展廳舉辦開幕式的計劃取消了!倫敦展覽廳占地寬廣氣勢磅礴,圓形的頂蓋如蒼穹般宏大壯美,中國花巨款租了場地,加上書展門口排長龍,參觀者潮水般湧進,在那裡舉辦開幕式才氣派才風光才體現有錢,才有新聞轟動效應。可是,他們竟然取消了,取消到哪裡去了呢?不知道。
    
    晚飯後,我們趕到中國駐倫敦大使館,莫非他們要在大使館裡面舉行書展開幕式?自己開幕給自己看,那不是明珠暗投了嗎?而且,錢多人多,他們來了181家出版社,21個作家,一千多人的陣勢,大使館裡裝得下嗎?問題多多,無人有答案。
    
    中國駐倫敦大使館大紅燈籠高掛門外,上面的五星紅旗看起來有點舊,裡面鴉雀無聲毫無動靜。
    
    然而,它的正對面卻是另外一個場景,相信當晚這裡是全世界最熱鬧的地方,左右中三個攤子同時在此活動,彼此間有繩索隔開。街對面一排警察遠遠望著我們,攤子這邊也是一排警察近距離望著我們,他們重任在身,表情並不太嚴肅。
    
    右面那塊地盤是劃給抗議者的,藏人、新疆人和我們獨立中文筆會,來了約莫百把人,多為藏人,老人少年孩子不少。他們舉著雪山獅子旗和各種標語,用擴音器大聲喊話喊口號,其他人熱烈跟隨。我們五位會員在那裡,主要舉獄中作家照片和寫著中英文的“言者無罪”,“停止文字獄”的牌子。廖天琪非常有活力,她不停地朝著大使館方向揮旗舉標語喊口號,這些聲音當然不會進入聾子的耳朵。
    
    中間那塊地劃給中國大使館的人,插了不少五星紅旗,五、六十個主要是學生模樣的打主力,兩面超大紅旗在接壤處揮舞,由年輕人換班幹,最辛苦的要數幾個敲鑼打鼓的,他們得竭盡全力把鑼鼓打爛,聲響直沖雲霄,把右邊鄰居的喊話聲、口號聲壓倒。
    
    這種製造噪音的效果不錯,使得許多我們這邊的人,第二天嗓子嘶啞說不出話來。同時,罰站的警察也很倒楣,一個女警提了半袋子耳塞分發給同事們。當然,住在此地的居民一定被噪音攪擾得神經快要分裂。
    
    左邊一小塊屬於幾個法輪功學員,他們不介入一波比一波高的聲響大戰,旁若無人專心一意地在修煉法輪功。
    
    後來,警察們的忍耐到了頭,命令他們停止敲鑼打鼓了,口號聲突然像颶風從右邊刮過來,小將們不知道該咋辦喊什麽口號,一個個傻眼了。右邊喊“從中國來的滾蛋”,他們不能喊回去“你們給我滾蛋”,右邊喊“給西藏自由”,他們不敢喊“給中國自由”……看來應該組織個專業班提前培訓,設計幾句可以喊的口號,不要臨時抓人,“喂,今晚到大使館看熱鬧去!”湊數者,只能站在那裡張口結舌。
    
    都在張望,張望了近兩小時。車隊沒出現,政治局常委李長春沒出現,政治局委員兼國務委員劉延東沒出現,新聞出版署署長柳斌杰沒出現,政府精心挑選的作家沒出現,書商沒出現,只見四個女人在大使館門口表演幾分鐘舞雙獅給大家散心,然後站在那裡喘氣。
    後來聽說開幕式移到叫什麽皇宮大酒樓舉辦,乾杯,勝利!
    我們筆會的攤子是書展中最小的,它在展廳W 210,並非最中間也並非最角落,離同屬國際筆會的英國筆會不遠,參加彼此的活動都挺方便。
    
    上帝有眼,它安排我們隔壁的埃及鄰居——攤位和我們一樣小——只來了一個人,另外那個沒拿到簽證,我們根據需要隨時可借用他們多餘的椅子,甚至廖天琪還借過他們的地方接受採訪。
    
    更加幸運的是上帝安排羅馬利亞做我們對門的鄰居。不需傾吐一語一詞,一目了然的橫幅,一目了然獄中作家的照片,彼此的心靈已經溝通——二十二年前蘇東波排山倒海的政治變革,他們對獨立筆會今日的訴求感同身受。羅馬利亞的攤位有我們十幾倍大,工作人員用釣魚線把一本本書在四周高高低低吊起來,容貌各異的新書懸空轉悠,群芳爭豔一片生機。除了其它設備及裝飾,他們有十條木板長矮凳,在中間空地兩邊排開,給生意洽談、書評、會議提供了好場地。除非與他們的活動衝突,只要開口,他們有求必應無條件把場地借給我們使用。那個處決齊奧塞斯庫夫婦的國家,她的人民友好而慷慨,讓寒磣的筆會闊綽起來了。在那裡,我們舉行了獨立中文筆會的新聞發佈會,還有漢維藏獄中作家詩歌朗誦會。難以想像,沒有他們的幫助,在筆會這個“可容一人居”的小攤前舉辦任何活動,都是一種難言的尷尬。
    
    從我們書攤往左前行,就能看見什麽叫地盤大排場大。地盤大就不說了,沒有任何國家能夠與之匹敵,只說中國展館的佈置。
    
    最引人注目的是,它在會議廳的“上空”自己建造了一個彩色頂棚,金黃色紫藍色加上亮麗燈光的穿透,令人頓感置身在神話裡,在水晶宮裡。這是獨一無二的,沒有任何別國的書攤有錢孕育出這樣的主意,工程太大,又只保存三天。
    
    會議廳主席臺後面的墻,以中文英文詞句書寫而成——主賓“中國”二字最大居中,“倫敦書展”次之,然後是能夠想像得到的最美好的詞句,諸如“新視角”、“經典”、“靈感”、“活力”、“創意”、“進步”、“發展”等,密密麻麻眾星拱月,重複強調這些概念的重要與不可或缺,再配搭高雅的色彩,此牆就散發出知識、思想、氣度了。還有那堵彩色文字墻生出來的兒女,無處不有大小不等的扇形圖案,作為中國主賓國的標誌印在節目單宣傳品上。
    
    散發出知識、思想、氣度的墻和言者無罪的標語。
    
    地毯、主席臺背後的墻、美麗的頂棚,另外三面無墻無門,對外開放,無任歡迎!可他們準備了二十來個約一米寬二米高的屏風,頂上的扇形圖案與爹媽“墻”同一張臉,幾個屏風根據需要拼合起來,組成一堵、兩堵、三堵大墻,能把會議廳團團圍住嚴加“保護”。一旦情況出現,你可以很有趣地看到,像京劇跑龍套裡那些提馬鞭舉盾牌的,一個跟一個碎步出場,舉“墻”站立,“這是我們花錢租來的”,抗議者被隔在“墻”外。
    
    彩色頂棚和隔在“墻”外的抗議者。
    
    裡面固然是看不到外面了,可是,外面還是看得到外面的呀。
    
    周圍是出版社攤位,單獨的,集團的,佈置得整齊漂亮,書籍也極大地豐富,千里迢迢從中國運來,很費了一番辛苦。我路過幾次,與我們獨立筆會小而熱鬧相反,他們是大而冷清,相信攤位主人是有些失望的,不像在中國,登高一招,圍觀者就雲集了。
    
    印象特別深刻的是攤位巨大的中國孔子學院,招牌上中文寫的“孔子學院”, 不用英文譯出孔子,宣傳中隻字不提孔子,卻是“Language Text”(語言課本),更奇怪的是在一堵主墻上寫了一幅巨大的不務正業的標語,上書;“告訴世界一個真實的中國”,下面一句更加不務正業:“告訴世界一個真實的中國共產黨”。這兩條不務正業的標語在孔子學院的範圍內處處可見,見縫插針。我猜想,必定有人不是奇蠢無比就是別有用心,毀壞孔子學院的名聲,使人誤解它其實是中共黨校。
    
    孔子學院,Language Text和告訴世界一個真實的中國共產黨。
    
    獨立中文筆會在12點半召開了新聞發佈會,國際筆會會長和英國筆會會長及他們的幾個理事出席,還有一些記者和聽眾。國際筆會獨立中文筆會兩會長講話,主要強調言論自由,要求釋放獄中作家,值得一提的是馬建。
    
    馬建和妻子Flora有四個從七歲到兩歲活蹦亂跳的小調皮,交由一個保姆照料,人手當然大大不夠,於是爹媽給他們放三天自由假,電視電腦電動玩具全天候開放,哭鬧造反任他們喜歡,以便爸爸媽媽解脫,出席三天書展。這對夫婦是最好的搭配,Flora又是馬建的私人隨身翻譯,丈夫沖向哪裡,妻子立馬追隨到哪裡。
    
    在筆會新聞發佈會上馬建發言,他在寫六四的《北京植物人》的書面上打了一把大紅叉,又在他自己的臉上打了一把大紅叉。他說:“如果一本書被禁止,我們可以說這個作家失去了自由;只要有一個作家失去了自由,其他作家也沒有自由。”“真正的自由交流只有一個,就是讓所有的書都被所有的人看到。”“請把這些自由交流的種子撒向中國的土地,而不是在宴會的桌子上吃掉。”紅叉書紅叉臉的照片,第二天登在英國獨立報一篇叫“英國書展被譴責中國踐踏人權的抗議者打擾”的文章上。頭一天,英國觀察家報登了“英國文化協會給我們帶來恥辱”的報導,上面引用了採訪馬建和廖天琪的講話。
    
    借用羅馬尼亞場地召開獨立中文筆會新聞發佈會,馬建發言。
    
    其實,筆會新聞發佈會一個多小時前,馬建已經採取行動衝擊中國的出版不自由了。他到W210筆會攤子上拿走了他的《北京植物人》,“我要送給新聞出版總署署長柳斌杰,告訴他,這就是你們禁止的書!”他的主意使我的心驚秫了一下,覺得很對勁,我也順手拿了自己的《自由神的眼淚》,跟在馬建後面,也想送本書給那個禁止新聞自由禁止出版自由的總署長。
    
    柳斌杰精神抖擻,剛與一撥中國人攝影留念,看那些人講究的穿著,全是中國貴人。馬建穿件舊西裝鬍子拉岔的,瘦削的身子拼命往前趕,我一副農村婦女模樣,緊跟其後,眼看就要到達署長大人面前,他身邊一個近四十歲的瘦高女人,認出了馬建,認出了我。
    
    頭晚,我們在中國餐館冤家路窄,她先看見貝嶺——貝嶺與戴晴兩年前在德國法蘭克福書展上與她有過交火,同時她看到與貝嶺同桌吃飯正好面對她的齊家貞,這個女人站在餐桌旁很打了一陣手機。現在,她立即用眼睛向我們身後的保安示意——阻止他和她!我悄悄告訴馬建,糟糕,我們被發現了,這個女人正在報告保安。保安最初莫名其妙,很快就明白他需要阻擋的目標,一個箭步擠上來,面對我們,用他高大的身體擋住我倆,不給機會靠近柳斌杰。
    
    人群跟隨貴人們往前移,然後左轉,一道側門突然推開,柳斌杰靈活地一轉身就鉆了進去,保安迅速關門,轉身面對大家,堅守在門口。馬建很生氣:“我只是要送他一本書,一本在中國禁止的書!”我補充說:“這是書,不是炸彈!”他目無表情。旁邊一個英國女記者冷靜而嚴肅地責問:“請回答我,爲什麽你連書也不允許送!”保安回答:“No!”
    
    我後來才知道,這位英國女記者就是馬建的妻子。過了一陣,我回書攤去了,馬建在門口等了近半小時不見人才離開。
    
    下午兩點半的節目是“中歐出版論壇”,由中國教育出版傳媒集團總裁李朋義,和英國倫敦書展中國出版顧問白德信(Chris Paterson)主持,英國分管通信、文化和創意產業部長Ed•Vaizey致歡迎辭、開幕詞並主題演講,中國新聞出版總署署長柳斌杰致開幕辭並主題演講。
    
    這是他們的一個重頭節目,中英方書展的頭面人物一起亮相。特別是柳斌杰,引起我們最大的興趣。
    
    開始搞秘密活動,我們準備出擊了。我興奮激動又有點緊張膽怯,這是我平生第一次。
    
    我們要去會場舉標語。標語的內容簡單明瞭:“言者無罪”、“停止文字獄”,這是書展的靈魂,書作者最起碼的權利。紙張A4大小,雙面印有相同的中英文內容,兩面滾了一層薄塑料,不容易損壞。廖天琪拿的兩張,劉曉波的相片和“言者無罪”,我,“言者無罪”和“停止文字獄”,都豎直貼在背上的衣服裡,還不無得意地讓夥伴拍拍我們的背,“有個烏龜殼躲在裡面!”張樸拿的是“停止文字獄”,藏在他外套的內袋裡。
    
    書展地方太大,又是個新地址,我們必須按時趕到。廖天琪前面疾走如飛,堅持上健身房的人此時大顯優勢;我後面狼狽追趕,平時不鍛煉不走路的懶漢這次被報復。進禮堂,我們選擇右邊第三排坐下,離講臺近,可以把柳斌杰看得一清二楚,他也能把我們的標語看得一清二楚。
    
    安定下來,我摸摸自己的背,哎呀不好了,“烏龜殼”不翼而飛!“你怎麼這樣不小心,東西掉了還不知道?”天琪責怪我。“只顧追你,我怕走掉了。”後悔自己爲什麽不把秘密文件藏在貼身的地方,再把內衣扎進褲腰,這才萬無一失。真笨,藏在兩件衣服之間,很容易滑出去。
    
    不能功虧一簣,我這麼遠趕來,不就是爲了多一個人,多一份力嗎?本可以回去再拿,某個地方有儲備,又擔心時間到了把我關在門外。幸好,一位西藏朋友給了我一張多餘的。
    
    外面傳來一些聲響,看見邵江走了進來,後面跟著幾個保安,他在禮堂中部左邊的位子上坐下,保安要他移到後面去,拉了幾下,他巋然不動。
    
    邵江是倫敦有名的人權活動家,此人聰明如猴犟如牛,肚子裡有貨,頭腦裡有思想,背上有脊樑骨,英國保安、警察很奈何不了他。這次,只要他走進書展,就有兩個保安隨身“保護”。後來知道,當時在禮堂外面,保安不准邵江進來,他就舉起“言者無罪”的標語,保安幾次強力抓搶,邵江開始呼叫口號。這一來,保安們急了,他們最怕發出聲音,不僅怕驚動邵江的朋友們前來相助,更怕驚動已在禮堂就坐的新聞記者們,驚動了新聞記者,那就是打翻了潘多拉盒子,就惹了大禍,第二天,倫敦報紙頭版頭條就有關於書展聳人聽聞的醜聞了。保安馬上電話請示上司,答曰與他訂約(make a deal):你可以進去,但你得保證,第一,不准呼口號,邵江回答Yes;第二,不准舉標語,邵江不理。他不說Yes 不說No,直往裡沖。
    
    “中歐出版論壇”順利開始,中英方主持人各講了幾句,然後是Ed•Vaizey致辭。演講挺長,仔細聽下來,我只聽出混在一大串名詞裡的“Tolerate”(寬容),完全不提“言論自由”一詞。後來在一刻鐘休息的時間裡,馬建上前質問部長:“你剛才的演講,爲什麽沒勇氣提到中國的言論自由問題?”部長王顧左右而言他:“我的演講都有記錄,全在那裡。”堂堂英國分管通信、文化和創意產業部長,在主賓中國大佬前尚且如此自律,遑論書展中的他人了!
    接著是中國新聞出版總署署長柳斌杰致辭,他是這場戲的男主角。
    
    很遺憾,男主角有急事,缺席!
    
    指定念他講稿的是什麽什麽頭銜的張司長,他為柳斌杰不能來做了一番真誠的解釋,然後很願意用幽默來沖淡大家的失望。他讀“女士們,逗號,先生們,冒號”……
    
    剛念不久,邵江開始舉起標語牌,幾個保安一再勸他,只見他不發一聲,一會兒搖頭,一會兒點頭,搖頭多過點頭。保安把邵江的手臂壓下去,他頑強地再舉起,壓下右手,他舉起左手,搶走了一張,他變戲法從懷裡又變出一張,再舉起!
    
    幾個保安忠於職守,傾全力想制服邵江……
    
    此時,全場漢維藏十幾個人的手開始舉牌,這裡哪裡,前後左右十幾張“言者無罪”、“停止文字獄”的標語同時在大廳舉起,歎為觀止。三四百號聽眾感到異樣,四處張望,不少人拍照,包括新聞記者。張司長應對能力頗佳,舌頭只打過幾次疙瘩,時不時不忘聲明,“這幾句話是我自己講的”,表情還比較放鬆,尚能冷靜地目視台下默默無聲的標語,把“革命進行到底”念完了柳斌杰的講稿。臨末,張司長還想幽大家一默:錢鐘書說過,我們喜歡雞蛋,但未必要見到生蛋的母雞。意思是,今天大家喜歡柳斌杰的演講,不必為見不到母雞柳斌杰遺憾。實在太牽強,柳斌杰定做的“雞蛋”未必有人喜歡,對生蛋的母雞有興趣,未必是有好感!
    
    張司長畫好了“蛇”,本該聰明地砍去添加的“足”!
    
    張司長李代桃僵,替柳斌杰蒙羞。
    
    事實上,面對沉默的標語抗議畢竟不是面對扔皮鞋,畢竟不需要小布什的真資格的幽默:
    “這個鞋碼不是我的!”
    
    倒是保安們聰明,他們順勢從邵江身邊撤退,到禮堂最後面一字排開,選擇無為而治!法不制眾,他們此時要求的不是不準舉牌,而是沒人呼喊口號了。
    
    我身旁的天琪,一個人舉兩張標語,手是挺累的。張司長讀到,我最感驕傲的是,我們投入農村多少多少錢,讓多少多少青年入讀大學,坐在下面的天琪發出挺響的兩聲“哈”、“哈”,像花腔女高音練嗓子,她是嘲笑有人臉皮這麼厚,吹牛不打稿子。這次倫敦書展,廖天琪接受近十個媒體的採訪,英文德文中文,竭盡全力為獄中作家呼籲。一個在德國受教育長居的台灣人,為中國大地的苦難而苦難,為中國同胞的不自由而不自由,端著飯碗為別人討飯,這種人是我們敬重和學習的榜樣。
    
    儘管在“柳斌杰”發言完畢後,中方主持人李朋義三次強調這個場地是“我們花錢租來的”,聲言“我們應該得到保護”,意即英國保安措施不力,理應將舉標語者統統趕出會場。但,中國官員的表現確實比過去進步了。休息時,一個記者採訪他,問及對會場標語林立有何感想,李朋義回答:“正常,正常。” 他們不得不明白,哪怕書展場內場外紅旗飄飄,這裡絕不是中國!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8224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蒋忠泉,藏汉同胞永远铭记你!/齐家贞 (图)
·记廖亦武澳洲之行/齐家贞
·齐家贞给艾晓明的一封信
·我发誓,我活着,我要写/齐家贞 (图)
· 读人如读书:齐家贞新书《红狗》/杨恒均(图)
·齐家贞:一个非正常活着的人(代后记)
·廖天琪:浴火重生齐家贞——为《红狗》序
·齐家贞:晓波不在家,刘霞,我与你作伴
·齐家贞:大跃进前后的我和重庆市一中
·大跃进前后的我和重庆市一中/(澳大利亚)齐家贞
·一隻折斷了翅膀的雄鷹——紀念父親齊尊周逝世十周年/齐家贞
·我对废除死刑的认识/齐家贞
·右派兄弟之歌/齐家贞
·马力,别忘了天安门屠城的冤魂/齐家贞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涓浗璐㈠瘜閮芥槸鍊熸潵鐨
  • 天才是一种命运
  • 天才是一种命运
  • 天才是一种命运
  • 天才是一种命运
  • 若你是国泰航空CEO你会怎样做?
  • 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之10)
  • 假新闻创造历史
  • 没有官方认证的新闻都是假新闻
  • 天才不是勤奋可以达到的境界
  • 维权运动与民主运动的区别——兼论“六四”后大陆为何只有
  • 習近平香港之役敗局已定
  • 香港证明民运不需要领袖
  • 肮脏交易是实,香港挂钩是虚:特疯子在恬不知耻地诈骗
  • 特疯子终于杀人了
  • 非法移民就是二十一世纪的黑奴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六四屠杀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洗礼
  • 穿越精神的戈壁王泽凤:幸福人生哪里来?
  • 台湾小小妮首富之爭
  • 谢选骏两房诈骗术——亏损归国家,盈利归自己
  • 台湾小小妮我的第一次
  • 谢选骏中国的律师狗都不如
  • 台湾小小妮三自立一堆假民調真噁心🤮
  • 人民最大支持暴徒拆站,港鐵只系表示遺憾?
  • 台湾小小妮不可能
  • 少不丁再見十一
  • 台湾小小妮暈船、、.✈
  • 璋㈤夐獜鏂囬泦涓轰綍涓瀹氳瑗夸集鍒╀簹鐙珛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情商智商灵商
  • 台湾小小妮期待中國能做一個好鄰居
  • 谢选骏鲁迅为何获得毛泽东待见
  • 台湾小小妮瑜亮情結
  • 谢选骏纳粹主义是西方文明的顶峰
    论坛最新文章:
  • 非洲5国和印度应邀参加G7峰会
  • 亚马逊大火:马克龙3条建议
  • 英国驻港领馆雇员获释返港 英政府表欢迎
  • 香港周六再发警民冲突 又有示威者眼睛被打伤
  • 女示威者警局被下令脱光衣服门外围了十多个男警
  • 港青入境大陆多人被查被扣港大生在珠峰也被公安查
  • 官媒斥“免费护送暴徒”香港地铁吓得关闭多站自保
  • 越南澳大利亚总理河内会谈关切南海议题
  • 马克龙望美国签署“生物多样性宪章”
  • 峰会前 比亚里茨市中心戒备森严
  • 俄罗斯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被拘三十天后出狱
  • 谷歌YouTube关闭210散布香港运动假信息账号
  • 英雇员被捕 加拿大取消驻港人员大陆行
  • 2英在港银行报纸登广告支持和平解决香港冲突
  • 香港8.23手牵手人链看不到尽头
  • 英国驻港雇员被中国官媒称嫖娼 家人斥捏造 深圳警方不答
  • 黎明:中国官媒对香港抗争活动的扭曲宣传导致中港民众隔阂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