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癌细胞与化疗 – 什么是死因?/陈凯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08日 转载)
    对将毛共与蒋介石比较的一点异议
    
     陈凯 2008 年7月7 日 (博讯 boxun.com)

    
    2007 年2月,我曾在阿罕布拉市对当地中国画家将毛像与华盛顿像并列展在市政厅提出抗议。 市政官员由此将其画像撤下。 就此我曾向记者说明将毛像与华盛顿像并列只说明某些中国人的道德混乱与道德腐败。
    
    一个人将什么并列做比较在相当程度上表明一个人道德的清晰度。 最近我在右派网里发现我的一些反共朋友们将毛共与蒋介石并列,将毛共与孙中山并列,将中共与法轮功并列、、。 我为此深感不安。 我直觉地感到在人们的道德与理性中有一个盲点,有一个对自由事业有害的浑浊的盲点。 我愿意在此用一点篇幅表达我的看法并澄清一些概念。 虽然我很少用中文写作,但我觉得这是一个重要的话题。 我愿就此做出努力。
    
    我岳父在几年前死于癌症。 他去世之前我曾给了他最后一次拥抱。 我感到了他在化疗后的虚弱。 我知道他的身体已不能承受化疗所带来的负向作用。 很有可能他的死和化疗带来的负向所用有着直接的关系。 化疗很有可能加速了他的死亡。 我父亲在1988年死于脑溢血。 我一直有着对医生当时疗法的质疑:在我父亲中风之后血液稀释剂有可能造成了他脑溢血的并发症状。 究竟是谁(什么)导致了我岳父和我父亲的死亡? 非理性与情感导致的解释是医生,药剂与疗法导致了他们的死亡。 而理性与道德(真实)的解释则是癌细胞与脑血管破裂导致了他们的死亡。
    
    我常常想到为什么在美国相当多的一些人们今天竟将麦卡锡五十年代的反共努力说成像比共产癌症更可怕和有害的事件。 难道反共的独裁者们如蒋介石,全斗焕,皮诺切、、比斯大林,毛泽东,金正日,卡斯特罗等共产独夫们更危险更有害?!这些反共的独裁者们何时公开宣称自己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自由世界的敌人,是资本主义掘墓人?! 那些被西方左派动辄就拿来指责的导致所谓“中世纪黑暗”的罗马教廷何时公开诋毁过基督的教义?! 恰恰是共产邪恶一直公开宣称自己是宗教,信仰自由的死敌。 恰恰是共产邪恶一直公开宣称自己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自由民主社会的天敌。 恰恰是共产邪恶一直公开宣称只有无神论的共产专制暴政才是中国与世界人们 的救星。 不论从“质”的本性到“量” 的危害,以共产为首的,包括纳粹在内的无神论的邪恶 (在20 世纪导致了超过一亿无辜人们的死亡)都无法与反共的独裁者们(或极端的教会领袖们)的危害相提并论。 手术、化疗、放射疗法都会在治疗癌症的过程与努力中导致流血、伤害良性细胞、甚至极端的负作用会导致被治疗者死亡。 但我要一再地提示人们:千万不要将不完美的人的医治手段与癌细胞相提并论。 千万不要把反共的独裁者们与共产独夫们相提并论。 千万不要把人的原弊与由这些原弊所导致的危害与反人类的共产纳粹的罪行相提并论。
    
    我叔叔李邦训曾是台湾的空军英雄。 在蒋介石六十年代的反共复国的政治纲领下,他曾多次冒着生命危险驾驶侦察机去大陆执行任务。 但在今天的台湾,反共、抗共已被蓝绿两营的恐共、逃共、媚共,亲共所代替。 当年反共的侦察机已被今天两岸通航的客机所代替。 癌细胞不光没有被消灭;癌细胞正在蔓延猖獗。 当年的手术医师已被贬为邪恶的代表。 癌细胞被人们的幻觉视为无害而被容忍甚至引进。 我叔叔的反共功绩也由于台湾的反蒋浪潮被人们撩至一边、不再提起。 一个沾满着艾滋病毒的娼妓竟然成功地用强大、统一、繁荣、北京奥运的胭脂将自己打点起来,吸引着众多的世人,尤其是台湾的已忘却了共产邪恶的人们与她做爱性交。
    
    近来一个常常被人们忽视的但特别需要提起人们警觉的现象是: 不像毛邓江的时代,中共党政已不将“反共”作为迫害打击异见,攻击他人的罪名了。 在苏俄倒台后的全球范围的厌共,疲共的心态文化中,中共基于其保命的直觉,只将所有的敌对力量,尤其是在国内外的华人敌对力量取罪名为“反华”。 如继续将“反共”作为罪名,中共将进一步暴露他们自己早已知道并为之过敏的中共党政的非合法性及由其犯下的一系列反人类罪行。 “道德相对”与“文化平等”(不幸的是西方的左派们也似乎对此价值的混乱深表青睐)已成为中共的口头禅。 许多来到西方、美国的华人们也对此遥相呼应,将自己在自由社会中的不顺与挫折归咎于美国的所谓“邪恶”(种族歧视、弱肉强食、贫富不均、、)以逃避自己在一个自由社会中的个体责任。 一时间在中共的宣传与人们的道德混乱中,世界上所有的国家,所有的政府,所有的制度,(不止是共产暴政)都被视为邪恶的。 在人们的幻觉中,尤其是在像中国这样一个没有道德信仰的、只崇拜强权等级的价值真空的文化传统中,似乎一切都是虚无与毫无价值的。 似乎所有的国家、制度都平等在邪恶和人的败坏与绝望上。 在这样一种幻觉中,真正的邪恶得以脱逃与巩固。 所有人们的自由选择也都成了只不过是在不同的邪恶中选择其一罢了。 真理、正义、自由、尊严这些人类的普世终极价值在被中共精神白面洗脑后的人群中变成了全然的虚无。
    
    既然没有人相信人世间有真实的与好的,也就不会有人去付出代价去追求真实的与好的。 既然美国与中国都是邪恶的,那自然中国的愤青们、愤老们就选择与黄皮肤的代表祖宗的邪恶人们认同并站在一起。 既然“民独轮”也都不是好东西,那我们还是维持着中共党政保险。 起码我们现在有饭吃。 没有中共我们还不知道饭从哪来呢。 像这样的“不被强奸就不能生育,没有乱伦就无法成家”的论调正充斥着被东方虚无文化统治多年的华人的头脑与精神。 今天一些反共人士的“共蒋等同”、“共国(国民党)等同”、“共法(法轮功)等同”、“共左等同”的论调在相当程度上不自觉地用道德的不清晰帮助了中共,延续了中共的残喘。
    
    世界历史已向人们证实了一点: 共产纳粹的邪恶有如癌细胞,它是无法良性化的。 你不尽快地切除消灭它,它就会无限地蔓延与攻击良性的肌体。 人们一定要将手术,化疗,放射疗法对人体良性细胞的暂时损害与癌细胞的邪恶性质严格区分。 只有保证我们的道德的清晰,分辨价值上“质”的不同,中共邪恶的末日才会尽快到来。 与毛泽东能相提并论的只能是像希特勒、斯大林、波尔布特、金正日一样的邪恶人士,而绝不是像孙中山,蒋介石,全斗焕,皮诺切等有罪过的瑕疵人物。 我们更不能将法轮功一样的被共产邪恶虐杀迫害的民间精神信仰团体与共产邪恶本身并列共语。 那样的看法与做法只能说明我们本身道德的混乱,甚至道德的腐败。
    
    铲除中共的邪恶与其对自由民主的重大威胁与阻挠是我们每一个有良知的人的德不容辞的义务。 我仅在此呼吁所有反共的良知人士们结成道德、价值的统一战线,清除自身理性、道德的混乱,作出正向的努力,为早日结束中共的邪恶暴政并肩向前。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