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对废除死刑的认识/齐家贞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06日 来稿)
     前年,我侄女从重庆来墨尔本读书,因为雅思没达到六分,得在此地先读几个月英文。英文老师给大家出了个题目──死刑,要他们谈对死刑的看法,赞成还是反对,讲出理由。
    
     我问侄女持何观点。她回答,我从小就赞成死刑,我早就对爸爸(我三弟治平)说过,那些偷别人东西的人都该拿来枪毙。我问她,赞成死刑的理由是什么,她不无得意地说,中国人口太多,死刑也是减少中国人口数量的途径之一。我的天哪,我被她的理由吓住了,真是匪夷所思,亏她想得出。 (博讯 boxun.com)

    
    那你同学呢?班上同学多数来自中国,心里都拥护死刑,有的同学在初稿中还列举了中国历史上种种处死的方法,凌迟处死、五马分尸、乱棒打死、砍头破腹到今天的枪毙肝脑涂地,五花八门,听了令人心惊肉跳。猜想那位澳洲女老师看了此类文章,后悔出了这个题目。
    
    不过,中国学生最后定稿,论点都是反对死刑。两个原因,首先,澳洲全国已经废除死刑,如果不与澳洲保持一致,恐怕老师给低分甚至不让通过。其次,他们的文章基本上是电脑资料的东抄西袭,查阅反对死刑的英文材料很容易。
    
    其实,和大陆来的中国人大同小异,我曾经也是死刑的拥护者。那时候,我横想竖想都认为以血还血,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很难理解西方不少国家为什么要废除死刑,也不认为他们能列举出令人信服的理由。
    
    九十年代初,墨尔本的报纸、电视台展开过一场要求对杀人、强奸等严重犯罪行为重新恢复死刑的争论。我虽然没有直接参与辩论,但心里是站在对重大罪行恢复死刑一边的,我认为犯重罪的人──借用我们中国人个个都会的顺口溜──“罪大恶极,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但是,那次恢复死刑的辩论看起来呼声很高,却并没有得到大多数澳洲人的认可,还是无法形成足够强大的舆论力量,说服或者迫使国会议员提出修改废除死刑条款的议案。
    
    十年前,一九九七年春,澳洲美丽宁静的塔斯玛丽雅岛省,发生了一桩特大枪杀案。一个二十六岁的年轻人端着自动机枪在咖啡馆附近朝人群扫射,死了三十八个居民,很多人受伤。有个年轻母亲带领两个女儿散步,抱在手上的小女儿与妈妈一起被射死,三岁大的女儿躲到树背后还是被他追过去枪杀。
    
    此一特大枪杀案引起了两个争论,一是枪支管理法需要更严厉,一是对重大罪案恢复死刑。枪支管理法因此作了修改,政府收买并销毁了大量非法流散在私人手中的武器。但是,即使在这个强有力的案例下,再次提出对重大犯罪分子恢复死刑的问题,还是没有达到目的。
    
    两千零七年,惨剧十周年。报章杂志采访了一家四口仅剩的那个男人,他几经挣扎现在安了家,但是,这样的家庭惨剧在他心里的伤痛是永生不愈的。媒体也采访了其他仍然无法释怀、悲伤不已的死者家属。当然,也不会忘记那个大血案的始作俑者──他好不容易才在数年后说了句Sorry(对不起),他倒活得好好的。住在小牢房里,有淋浴有厕所,有电视机,经过批准可以打电话,吃饭可以在菜单上选择,如果他要求,牧师会去牢房里给他讲经一同祈祷。报纸尚未提到有没有漂亮女人愿意“救度”他,给他写信谈情说爱,去监狱探视,像关在墨尔本监狱里杀人无数的黑社会头子威廉一样,监狱里还风流。报上还登了这个杀人犯入狱十年后的近照,纳税人的钱把他喂养得肥肥的(一个犯人在监狱里的花费远远超过外面领失业金或养老金的人)。
    
    对照他的日子,想想那些惨失生命的人和他们的亲属,很难压抑心中的不平。
    两千零七年很热闹,除了塔斯玛丽雅惨案十周年,它还是澳大利亚最后一次执行死刑四十周年。
    
    澳洲最后一个走向断头台的人是维多利亚省的诺楼德-冉扬,他因为偷盗抢劫罪关在墨尔本附近的监狱里,越狱逃跑时,打死了一个狱吏,于一九六七年二月绞死,死时四十二岁。作为澳洲历史上最后一个被处死的人,他出了名。
    
    诺楼德-冉扬的命不错,家人对他极好。未亡人在丈夫被处死三十五年后发生接受媒体采访重申,诺楼德-冉扬是个好男人,我永远爱他。他的三个女儿在父亲四十周年死祭之时,向澳洲政府提出要回他的遗体,准备运到Portland 和已经逝世四年的母亲合葬。政府批准她们的要求,挖出了埋在监房附近他的棺材,棺材看上去还不错,他的骸骨用DNA检查确认后,交还给了他的女儿们。
    
    看起来,这里的法律又好象是在最大限度地保卫犯罪分子的利益,对他们好得过份了!
    
    我希望知道澳洲废除死刑的理由。
    
    多年前,我在一个热水器元件厂上班,曾经请教过一位工人。
    
    他说,有三点。一,假如那个人杀了人,我们说他剥夺了他人的生存权,犯了罪,把他处死。实际上,政府处死他,不管出于什么理由,政府也杀了人,政府也剥夺了他人的生存权,也犯了杀人罪。二,总体而言,死刑本身对杀人犯是没有威慑作用的。很少有犯罪分子在杀人的时候,会预先考虑杀了人自己也要被处死,赶紧就不要杀人了。他们已经丧失理智,法律不在他们眼里。事先,死刑并不能阻止杀人犯杀人,事后,政府自己使用法律去杀人,既没用处也自相矛盾。三,很重要的是,法律规定得再周全再严格,都是人在执行。只要是人,就不可靠,就可能犯错误,别的错误犯了可以改,如果把一个人杀错了,这个人不能起死回生,这种错误就无可弥补。
    
    这个人的观点,可以代表澳洲人对死刑的平均认知水平。
    
    后来,我在报纸上又学习到一条废除死刑的理由。我用杀人为例来说明。
    
    犯了罪,就该对罪行负责。判刑就是根据所犯罪行大小、罪责轻重对犯罪者进行惩罚,惩罚的原则是必须等同(或相当)于他所犯的罪行,也就是罪罚相当。法官在其他案件上量刑长短有出入,有时出入可能很大,这是因为有的罪行程度深浅轻重不好掌握,法官本身对事物的认识也有差异。但死刑就不存在什么长短轻重的不同,要就是死要就是活,这个量刑的界限是明确的、没有伸缩性的。那麽,问题就指向了罪责,谁该对罪行负责?一个杀人犯,该不该由他来承担全部的杀人罪责呢?看起来,他确实用自己的手杀了人,无人强迫他。但是,当追究到他为什么要杀人时,人们就不得不面对这样的事实,在这只手的背后或多或少有其他因素的支配和参与,这个犯罪实际上不是或者不全是他个人的行为,而是社会环境、家庭条件、生理素质、心理健康,甚至一些偶发事件等等许多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这些外在因素在犯罪行动中担任了角色,具体参与了犯罪,不管参与的程度如何,反正这个犯罪人,除了他自己应负的责任──往往是主要责任外,还有其它因素应该分担,他本人不能承担百分之百的罪责。不能承担百分之百的罪责,就不能判他死刑。判他死刑,就是让他承担了不该他承担的那部分罪责,就是罚不当罪,就是不公平!
    
    不公平的法律必须废除。
    
    美国至今还有三十七个洲没有废除死刑,在这方面,澳大利亚走在世界前列。作为一个联邦制国家,她响应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向世界各国发出废除死刑的呼吁,在一九七三年就立了法。有关法规的第四部分宣布:(在澳洲土地的任何地方),一个人不会因为任何罪行而被(法律)处死。
    
    澳洲各省也相继制定了废除死刑的法规,年份不一。
    
    不可忽视的事实是,澳大利亚每一个省在完善废除死刑的法规之前,早就停止了执行死刑。昆士兰省一九二二年就立法废除死刑,全国最早,估计在世界上也是最早废除死刑的,但在比此更早的一九一三年,该省在绞死了最后一个犯人后,就把死刑犯都改为无期了。新南威尔州(悉尼所在的州)早就对杀人等犯罪废除了死刑,只对海军范围内的叛国、海盗等罪行保留死刑,直到一九八五年才完成“不会因为任何罪行而被(法律)处死”的立法,成为澳洲最后一个废除死刑的省份。
    
    发生了三十八人血案的塔斯玛丽雅省,一九六八年就立法废除死刑了,比联邦政府还早五年,而该省最后执行死刑的时间还要早,是一九四六年,绞死了一个强奸杀人犯。再往前,便是一八三零年处死了一个叫玛丽-麦克罗伦的女犯。也就是说,从一八三零到一九四六年一百一十六年间,塔省只处死了两名罪犯。从一九四六到一九六八年立法废除死刑的这二十二年时间里,哪怕废除死刑的法规尚未完成,省政府就已经不再执行死刑了。
    
    既然宣布“一个人不会因为任何罪行而被(法律)处死”,那就是,杀一个人不被处死,杀一百个人也不被处死,强奸一个人不被处死,强奸一百个人也不被处死。法律如是说,人们就如是做。杀了三十八个人,宣判三十八次无期徒刑,还是不处死。不管被他杀死的人达到了几位数,都不能在已经无法更改的死亡人数上再人为地增加哪怕一个人。这种规定,是不是意味着鼓励杀人犯多杀人呢?
    
    不排除有人钻空子,杀一个人不死,杀一百个人也不死,我就把杀人当饭吃多多的去杀人;强奸一个人不死,强奸一百个人也不死,我就象兔子一天到晚做爱二十四小时都去强奸。神经病人才会钻这种空子,既然是神经病人,哪怕成功地钻了空子也不能对自己的罪行完全承担责任。法律就是法律,无一例外,必须执行。它不轻易修改过来,它也不会轻易修改回去。
    
    以上的叙述看出,澳洲从执行死刑到停止执行死刑到法律上保证废除死刑,走过了上百年长路。这条长路交织着对罪犯罪行的深恶痛绝和对处死一个活人悲天悯人的情怀,人们经过长期反复的痛苦思考反醒、追究探索、权衡利弊,才作出了最后决定。这个决定经过深思熟虑,它有扎实的根基。它体现了雨果说:在一切原则之上,是人道的原则。
    
    这就可以理解,在澳洲,为什么九十年代初,一九九七年,两千零七年,多次有人提出恢复死刑的话题,响应者并不多,始终形不成气候;这就可以理解,去年美国大学里那个杀死三十二个学生,然后自杀的南朝鲜背景的杀人案,世界舆论倾向于指责美国的法律和文化,美国国内的呼声则集中在枪支管理、心理治疗、新闻道德、该学校疏忽责任的追究上;这就可以理解,人们在极其悲痛的情况下,还把这个杀人犯算成是受害人,为他和其他三十二个死者一起向上帝祈祷。
    
    英国伦敦两千零三年出版的一本小册子,根据国际大赦组织两千零零年三月份公布的数字说,中国于一九九九年共处死了1077个人(中国政府发表的数字),平均每天近三人,而世界其它仍在执行死刑的国家一共处死了736人,中国处死的人数超过世界上其余国家处死人数总和的百分之四十六。
    
    前不久,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要求各国暂缓执行死刑,为废除死刑铺垫第一步。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美国新泽西州通过废除死刑的最新法律,其他州的立法机构已在考虑死刑问题,有些州已接近废除死刑。美国人对死刑犯执行死刑使用毒针注射代替电椅处死的争论,激发他们对死刑问题的重新思考,不断加深对死刑的疑问。总部设在华盛顿的死刑信息中心执行主任理查德.迪特尔表示,“尽管死刑不会在今年、明年、甚至在几年内就可以全部废除,但是有迹象表明,死刑执行减少了,死刑判决减少了,死刑犯人数减少了,支持死刑的公众也减少了。”
    
    如果中国减少执行死刑,减少判决死刑,减少死刑犯人数,响应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要求各国暂缓执行死刑的要求,而不是公开回应这是在干涉中国的内政,中国就不可能累累出现被“杀死”的人突然活过来了,而铁证如山认定的“杀人犯”早已被政府枪决这类人为的人命关天的惨剧。
    
    废除死刑是人性的觉醒,是文明的胜利。尽管它还有争论,尽管它有顾此失彼之嫌,有的地方还有待商榷,但它正面的意义是确定无疑的。
    
    社会制度、法规在不断努力朝尽善尽美靠近,它永远只能是逐步靠近,世界上不存在完美。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耀杰:“疑罪从轻”的死刑冤案
  • 陈永苗:重申给改革一个死刑判决
  • 宣判陈良宇死刑缓期两年,威慑陈的总后台江家帮/昭明
  • 不杀就不如不抓--再说陈良宇被判死刑的可能性/綦彦臣
  • “三个关系”意味着陈良宇将被判处死刑/綦彦臣
  • 秋风:且慢为郑筱萸的死刑欢呼
  • 郑筱萸被判死刑,刘志军、汪光焘呢?
  • 为什么美军杀人不偿命?——美军死刑档案/流星雨72
  • 中国死刑执行人数之谜/王光泽
  • 中国死刑制度再度引发关注(图)
  • 彭興庭:“死刑犯自曝前科”改判死缓於法无據
  • 崔書君:春晚時間的長短問題(春晚應改“死刑”)
  • 不判赖昌星死刑:荒唐的承诺/子曰
  • 王童:萨达姆的死刑是新年的礼物
  • 余英时:从陈光诚案和死刑复审看中国法律改革
  • 中国民工庆祝萨达姆被判死刑/你的农民兄弟
  • 林蔚:清理死刑復核權的“灰色地帶”
  • 黄河清:为什么对文革造反派宣判死刑?
  • 金南川:死刑与中国腐败问题(图)
  • 一个不该死的死刑犯,沉冤7年无处申诉(图)
  • 蚁力神案:集资案主犯判死刑
  • 辽宁蚂蚁集资案主犯终审被判死刑
  • 中国称将更多以注射死刑取代枪决
  • 担心官位不保,局长亲手杀副局长被判死刑(图)
  • 河南焦作一村委会主任枪杀6人被判死刑
  • 河南警察杀人案3主犯获重刑1死刑1死缓1无期
  • 加拿大华裔走私中国偷税2.2亿 被判死刑
  • 不杀不足以平民愤?陈良宇会被判死刑吗?/李平
  • 外交部回应“原中国驻日大使馆官员被秘密判处死刑”报道
  • 原中国驻日大使馆官员被秘密判处死刑
  • 新疆6名分裂分子3人获死刑 (图)
  • 聂树斌案绝处逢生:真凶死刑前欲为替死者洗冤
  • 逾百亿元骗案审结,周正毅面临死刑
  • 屈打成招,最后导致无辜被判死刑,福建警方该当何罪?
  • 人权观察呼吁北京奥运前暂停死刑
  • 新疆要案:持刀抢劫杀人判死刑后却被释放
  • 农行四川分行行长损失国家7个亿被判死刑
  • 农行处长温梦杰被执行死刑 (图)
  • 狱中难友李毛兴被屈打成招判处死刑!/范子良
  • 广州民警刑讯逼供 致无辜者被判死刑
  • 【案件跟踪】海南交警副中队长吴亚弟持枪杀人被判死刑枪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