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俄力量蔓延让西方感到威胁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27日 转载)
    
      英国和其他西方国家还没有为一种新的威胁做好准备——中国和俄罗斯力量和影响的蔓延。这场战斗的舞台在伦敦商业区(the City of London)。在过去十年,英国让它的资本之都变成世界上多数凶狠而狡猾的全球金融家的地盘。正如我们在九十年代对穆斯林原教旨主义者在这里开商店睁只眼闭只眼,我们如今在做着同样的事情,同样是以全球资本主义之名。
     (博讯 boxun.com)

      危险有两种形式,一种是近乎可敬的,另一种则不是。第一种世界最负盛名的、通常是伦敦公司的收购。中国在为巴克莱银行收购荷兰银行的意图募资。这种交易是全新的,即使收购失败了,中国和新加坡政府仍然可以获得巴克莱银行的股份。
    
      第二种包含有点不同的扩张形式。俄罗斯不像中国那样经济多元化,它的财富依赖石油和天然气。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Gazprom)一方面寻思收购英国的森特理克集团(Centrica),另一方面强迫BP和壳牌出售在俄罗斯两个大项目的股份。这种例子还有更多。
    
      对这样的关切的自然回应可能会被视为固执的哀悼。毕竟,全球财富为什么要局限于西方,限于G7呢?全球化不是要让资本在国家之间自由流通吗?
    
      问题不在于哪个国家获取财富和力量,而在于哪种价值观。中国崛起成为世界下一个超级大国,到目前为止,它是毫无漏洞的。国际公司排队等待它的资本,而且它如今把力量变成从非洲到拉美的影响力,没有树敌。
    
      俄罗斯是完全不同的故事。它的罪行、资本主义和克里姆林宫合并成一个有害的实体。英国官员确信利特维年科谋杀案只是开始。
    
      在上周访问莫斯科期间,我听到一些卓著的俄罗斯人物的观点,他们认为利特维年科遭暗杀是合理的,而且别列佐夫斯基和流亡伦敦的车臣活动家扎卡耶夫(Ahmed Zakayev)也会有同样下场。对这些看法我并不惊讶。然而我的一些老朋友惊讶于英国当局对俄罗斯公司入侵行为的放任。他们表示,让商业区变成低税寡头和其他游手好闲之徒的避难所的代价就是把伦敦变成暴徒的天堂。
    
      一言蔽之,这就是问题。在《新政治家》上周一篇散文中,外相米利班德(David Miliband)陈述他在外交政策上的早期想法。他谈及新的势力分布要求新外交。他援引中国、印度和俄罗斯作为例子,预测在二十年内政治、经济和军事实力将比过去一个多世纪的任何时候都要分散。换言之,美国的霸主地位行将结束;要为新世界秩序做好准备。
    
      如果提出真正的挑战不是正在失败的国家,而是日益成功的国家呢?如果中国和俄罗斯如今制定接触条件呢?如果中国快速发展的信息不受人权和民主训戒的束缚,要证明自己更有吸引力,那会怎么样?同时,所谓的发达国家的领袖在北京和莫斯科部长面前献媚。那些抱怨得越少的国家获得约有利的合同。自由市场真正和自由社会脱钩。
    
      布什-布莱尔的全球灾难性遭遇的可怕后果就是破坏了对西方自由民主观念尚存的支持。如果那些训戒普世价值的国家纵容秘密空运被押者和拷问,它们就不值得听从。布朗和米利班德正确地和过去的政策保持距离。他们正确地鉴别出即时的危险,但是,除了踢走一些外交官和试图表现强硬,他们甚至还没有开始思考如何对付那些已经采纳了资本主义自由竞赛并取得令人心惊的成就的国家。
    
     来源:英国《卫报》(作者:John Kampfner,《新政治家》杂志的编辑)
    
    英文原文:http://business.guardian.co.uk/story/0,,2134874,00.html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