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被监视、限制外出:我应该恨谁?/丁德元
(博讯2016年08月28日发表)

     自8月19日凌晨起,老丁又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监视了住处、限制了外出,老丁以前曾问过他们的来历:“你们是共产党派来的吗?”其中一小头目‘胖子’摇头说“不是”;又问:“你们是政府派来的吗?”他还是摇头说“不是”;再问:“你们是派出所派来的吗?”他再是摇头说:“不是”;还问“你们是黑社会派来的吗?”他却回答说:“无论你怎么说都可以。”一次老丁外出想上公交,却被这群无赖死死拦住不让上车,老丁无奈之下只得拨110要求警察阻止这群无赖的违法行为,但警察来后却在那群无赖的协助下将老丁‘请’进派出所“调查情况”,在派出所内,警察并不对他询问情况而只是让另一群无赖将他看押着,至傍晚交由原先那群无赖押送回家继续看押,老丁对这群无赖感到真正的无奈。
    
     8月19日旁晚,老丁外出散步,与胖子坐在树荫下闲聊:
    ••••••
    老丁:胖子,你们每天根着我做啥?乡邻们以为我欠了黑社会的高利贷,被黑社会看押了。
    胖子:老丁啊,你总是怨恨我们,说我们是黑社会的;嗨,你不要怨恨、为难我们,我们也没办法。
    老丁:我无缘无故的被你们看押限制了自由,不怨恨你们那我应该怨恨谁?你们没办法?难道有人逼迫你们做这违法事吗?
    胖子:没办法,我们也要吃饭啊,干了这一行总要服从领导的按排吧?
    老丁:哦,哪我是不是应该怨恨你们领导?他迫使你们做这违法的事;你们领导是谁?是黑社会头目吗?胖子,走,带我去见见他,我要问他现在还有没有国法?
    胖子:你也别怪他,他也是服从上头的按排。
    老丁:噢,我明白了;因为你们服从了你们领导的按排,由此我不能怨恨你们;因为你们领导也是服从了他们领导的按排,由此我也不能怨恨你们领导;因为你们领导的领导一定是服从了党的按排,由此我也是不能怨恨你们领导的领导;嗳,胖子,按这么一直追询下去,我被无故看押这件事应该怨恨共产党,你说是吧?
    胖子:你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想吧;嗳老丁啊,你现在为什么事上访?
    老丁:嗳,胖子,这件事你管得着吗?
    胖子:没事聊聊吧。
    老丁:哦,我知道了,现在的政府是党黑联营的,党解决不了的事就由你们黑社会来解决,你说是吧?
    胖子: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或许我能把你的要求、情况反映上去后,领导们优先考虑解决。
    老丁:没有这个必要了,他们不会不知道我的要求和情况。
    胖子:听说你上访其中的一项诉求是为政府分配房子的事,是不是?
    老丁:是的。
    胖子:这事肯定不会解决了,你还在跑什么?
    老丁:这我知道,但跑还是要跑的。
    胖子:这你不是在瞎折腾吗?政府就是不给你解决,你能拿它怎么样呢?
    老丁:胖子,假如你欠了我的钱耍赖不还,我就不向你讨要了吗?按个子你要比我高大得多,如果坚持向你讨要极有可能再遭受你的一阵暴打,但我并不会因见你无赖、凶恶而罢休,为了将一口鲜血喷到你脸上而死去我也是心该情愿的。
    
    8月25日,昨天下午老丁接到村治保主任小赵的电话:“门卫将你的一封挂号信误送到我这里,我替你保管着,你明天早上八点左右到我这里来拿。”八点左右老丁来到小赵办公室,拿了信之后坐下聊天:
    ••••••
    小赵:你这几天不出去吗?
    老丁:今天我本来想要出去旁听一场官司,但被他们看押着去不成;嗳,小赵,这些看押我的人是你按排来的吗?
    小赵笑了:这怎么可能呢?如果我按排的,他们的工资我怎么可能付得起呢?
    老丁:哪他们是不是黑社会派来的?
    小赵:你到镇政府去问问吧。
    老丁:哦,对的,现今的政府是党黑联营的,党解决不了的事就交给黑社会来处理。
    小赵笑了:嘿,不管什么事到了你嘴里,终归没啥好闲话。
    老丁:我讲的有什么不对吗?你看,共产党解决不了访民的上访事,就让这些不明身份的人将访民看押起来,这难道不是公事黑办吗?
    小赵:嗳,老丁,你不要怨恨他们,他们也只是为了吃口饭。
    老丁:那我怨恨你?是你指使他们将我看押起来的?
    小赵:不、不、不,他们同我是不搭界的;刚才我不是让你到镇上去问问吗?
    老丁:以前我到镇维稳办去问过,里面的领导答复是:“我们没派,也不认识他们。”小赵,我上次发在朋友圈的一段微信你看到吗?
    小赵:什么内容?
    老丁:我读给你听:
    中国国情特色在哪里?以痞治国!
    一, 低层痞官、痞商在中层痞官的袒护下欺压、抢劫百姓,痞警在痞官的指使下整冶维权、叫屈的冤民,层层痞子法官在高层痞官的指使下层层串连为中下层痞官及痞警保驾护航,以上全国性的痞行只有在痞党的统一领导下才可能遍行,这就是当今中国的特色国情。
    二, 还没开庭就收到法院的判决书,你若想询问判决理由,法官却如同鬼一样躲着不肯同当事人见面,如此的法官难道不是痞子吗?
    三, 住宅被不明身份的人监视,外出被不知背景的人拦截,问他们:“你们是共产党派来的吗?”他们摇头说“不是”;又问:“你们是政府派来的吗?”他们又摇头说“也不是”;再问:“你们是派出所派来的吗?”他还是摇头说:“也不是”;还问“你们是黑社会派来的吗?”他却回答说:“无论你怎么说都可以。”无奈报警求助,出警警察却在违法者的协助下将受害者带进派出所关押,受害者此刻才知当今警匪是一家,这些痞子是警察所雇佣的。
    小赵笑了:就这段时期,过了这段时期你想到哪里去就到哪里去。
    老丁:那么现在被他们看押着算啥名堂?限制我自由,终归要有正常手续吧?没任何手续限制我自由,这与黑社会有什么区别?
    小赵:他们是保护你的安全;有人根着你,还有谁敢欺负你?
    老丁:除了共产党袒护下的刁官,谁会来欺负我?
    小赵笑了:你这个人啊,所有不好的事你都要把它同共产党挂上钩。
    老丁:当年杨刁官在刁难我时,我到乡党委去反映,又到县党委去反映,目的是希望党组织查清事实,排除杨刁官对我的刁难;但他们却让我仍去同杨刁官协商,你想想,在这一情景下,可能协商得出结果吗?
    小赵:噢,杨永新现在退休了,他有时也到这里来,你是不是想同他碰碰头沟通一下?
    老丁:没这个必要!
    小赵:你不是同他有怨恨吗?同他沟通沟通有什么不好?
    老丁:是的,我对杨刁官是有怨恨,但我认为最该怨恨的是共产党!如果没党组织的袒护,他能如此刁难我吗?
    ••••••
    小赵:你家的院墙砌得太低了,给小偷一爬就爬进来了。
    老丁:我家中有啥值钱的东西?还有啥可偷的东西?就几件破家具、几件旧衣服让他们来偷吧?
    小赵:你家是不是有啥值钱的东西这谁知道?现今上头对治安问题抓得比较紧,趁这机会将你家围墙加高一点好吗?你说加高多少就多少,这费用用不到你支付,在帮困基金中报销
    老丁:好的,不过在施工时我会对着拍照,并将它当作新闻向外报道:“中国的人权状况如何?让事实来说话!”
    小赵:嗳,这事同人权状况是搭不着界的,我是征得你同意才加高,你如果不同意也就算了。
    老丁:哦,是征得我同意才加高;那他们日夜“保护”着我,你们征得过我同意吗?
    小赵:这件事我不知道;老丁啊,你现在究竟在为什么上访?
    老丁:我为什么上访你还不知道吗?
    小赵:噢,是为政府分配房子的事,这件事政府不会解决了。
    老丁:不解决可以啊,那就把不解决的原因说清楚吧。
    小赵:以前潘老师不是跟你说过了吗?
    老丁:潘老师算什么角色?他有权代表市政府给我回复吗?我希望得到的是市政府的书面回复!在回复上写明不解决的原因!
    小赵:那你是不是知道不可能解决了?
    老丁:知道,因为我知道党与政府都是不讲理不守法的痞子。
    小赵:你既然知道不可能解决了,那你还在瞎折腾点啥?还是安稳点在家休养吧!
    老丁:不可能!我的看法是:向无赖讨要说法还是应该的!比如有人欠你钱不还,你终要他讲出不还的理由吧?我现在要求市政府讲明我的诉求解决不了的原因,这有啥不可以呢?
    小赵:你现在退休工资超过三千了吧?
    老丁:我的退休工资同我的上访有什么关联吗?
    小赵:现今农村劳保只有一千多一点,你有三千的退休工资已经邪好了,我真搞不懂,你还在搞点啥?
    老丁:小赵,你们当领导的分不分是与非、合法与非法?我认为:政府有责任保护公民的合法收入,杜绝贪婪者的非法收入!但共产党的做法正好相反,庇护着贪婪者的疯狂抢劫,打压着被劫者的维权行为;小赵,你讲:如此是非颠倒、生活倒做的政党还适宜在台上执政吗?
    小赵笑了:噢,你上访的事得不到解决就认为它不好了,不过我倒认为它是蛮好的。
    老丁:几十年的经历使我看出:共产党一方面恶意的控制、压低老百姓的合法收入,另一方面却容忍百姓通过官员谋取不正当的利益,这么做是出于共产党刁卖官心与民心的目的,造成的结果是官场的普遍腐败、民间人心普遍恶化。小赵:我的看法现今是无官不贪,这也包括你们这些村官;小赵,你实事就是的讲,你现在已经贪了多少?有一百万吗?
    小赵尴尬的笑了:你讲话要有事实根据,你认为我贪腐了,那你去举报啊?
    老丁也笑了:到你们共产党的纪委去举报吗?哪还不是你们一窝的?
    小赵悻悻的说:你怀疑人家贪腐也要有事实根据,瞎讲人家做啥?
    老丁:共产党反腐的调子虽然唱得很高,却不敢下令官员公开财产,这就是共产党庇护官员腐败的事实根据之一!
    小赵:我问你的是:讲我贪腐的事实根据是什么?
    老丁:从你劝阻我不要上访这件事上就可以推导出你被腐败集团收买了,他们一定是容忍你捞取了不正当利益,否则,你愿意充当他们的马前卒吗?我问你:我‘要求市政府核实我获市重点工程立功应得的奖励’,这件事关得了你们村委什么事?关得了你这个村治保主任什么事?你有必要出面劝说我吗?你有资格代表市信访办给我回复吗?市政府的事应该让市政府去办!要你们村委掺和进去做啥?要你这个治保主任挡在前面做啥?
    小赵:喔唷老丁啊,你也不晓得我们的难处,••••••
    老丁:我晓得你的难处,你吃这碗饭只得按他们的旨意办事;由此我并不对你有什么怨恨,我怨恨的是抢劫我应得财物的贪官,我怨恨的是庇护贪官的上海市政府,我更怨恨的是现今还在维护这邪恶制度的共产党。
    ••••••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6/08/20160828114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