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愚夫:西安前访民牛文宏病故了
(博讯2018年07月21日发表)

    有访民给我打电话,说临潼农民牛文宏于2018年7月14日早晨病故了。与成千上万含恨而死的访民相比,牛文宏还算是幸运的,起码在他死前,他家的冤案“解决”了,他没有含恨而终。
    
     牛文宏今年74岁,是西安市临潼区何寨镇圣力寺村八组村民。圣力寺村紧靠渭河,一些个体经营者在渭河中挖沙卖钱,造成河床降低,岸边的农田遭河水侵蚀、垮塌,成千上万亩农田被毁。遭受这样侵害的村民不得不向上级政府反复反映,无效后村民们砍断、没收了固定抽沙船的铁锚、钢缆。牛文宏的儿子牛智育是圣力寺村八组组长,也带领村民砍断、没收了挖沙船的铁锚、钢缆。2009年1月21日晚,牛智育被受雇佣指使的凶手杀害。惨案发生后,办案的警察放任犯罪同伙破坏现场,包庇作案同伙和幕后指使人,警察、检察官、法官不主动向被害者家人询问案情,不采纳被害者家人提供的任何证据。办案的法官提出给牛文宏十万元,叫牛文宏不要闹了。牛文宏坚持要杀人者偿命、法办幕后指使者和杀人同伙。由此开始了上访、诉讼的生活,并联系陕西其它一些访民一同上访、请愿,前后持续了八年,又遭受了说不尽的屈辱、艰辛。
    
    我从案发后不久便得知了牛文宏家的遭遇,随即予以关注,并旁听过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此案的开庭审理。2017年1月,牛文宏打电话给我说,他家的冤案解决了,政府给赔了七十多万元,赔偿款已经支付了。他答应了政府的条件,从此再不上访、诉讼了,此案就此了结了。此后不久,牛文宏和他的老伴儿,与另外两名访民到了我家,告诉我,他把冰冻了八年的儿子的遗体安葬了。事情解决完了,解决好了。
    
    我问牛文宏:“那你对杀人凶手和指使者、同伙还追究不追究?”
    
    “不问了。”牛文宏毫不思索地干脆回答。“问”就是追问、追究的意思。不问了,就是不追究了。
    
    我说:“法律追究与赔偿是两回事。给了赔偿也要追究行凶者及其同伙的责任,否则叫凶犯逍遥法外,这不公正嘛。”
    
    “人家把钱都给咧,咱还问啥嘛。”牛文宏回答。
    
    我又问:“钱是政府给赔的,不是凶手或指使人给赔的。这是纳税人的钱。不管是纳税人的钱还是谁的钱,能用来买杀人不偿命吗?你当初不是拒绝法官的“调节”,拒绝接收10万元,坚持要杀人者偿命、法办幕后指使者和杀人同伙吗?”
    
    牛文宏说:“哎呀,咱老百姓还能管那么多吗?这八九年来我是看得透透的了,咱平民百姓要想公正,简直不可能!像我这样给解决了就不错了,很多访民都还继续跑呢!”“跑”是指到处上访、反映冤情,要求解决问题。
    
    我再就没说什么。三四个月前,我听访民说牛文宏得了不好的病,随即打电话给牛文宏询问。牛文宏说他正在医院医治,情况不好,再几天就出院回家。我再怎么问,他都不愿细说、多说。与我预计的一样,再听到的,就是牛文宏病故的消息。
    
    牛文宏家的冤案得到这样的“解决”,使牛文宏老人总算可以瞑目了。听说近两年还有一些访民多年的冤案,也是以这个路子“解决”的,这些访民大多安心接受,感到满意。用钱买安定,这也是中国式社会主义的特色吧!这个特色,大部分访民、冤民也接受,也有效。
    
    愚夫
    2018年7月16日
    
    来源:维权网
    
    `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8/07/20180721220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